走進大南街﹕新舊文化共存發展 多元混合培育社區連繫

打扮精緻的文藝青年啖起濃郁咖啡,旁邊中年大叔卻扯着煙仔,呼出裊裊煙圈,奇特的光景卻是現時深水埗大南街的日常。舊街道與新文化交織共存,四處可見的咖啡店、陶瓷店、選物舖還有藝術展覽,讓區外人慕名前來,享受難得的藝術氣息。

然而,原先屹立的老舊唐樓與小販攤檔,顯眼得難以忽視,讓人不禁疑問,兩者真能共存共融?新景象背後,會否犧牲了社區的人和物?這種文青經濟又能走得多長遠?抑或只是曇花一現的潮流?

位於大南街的Parallel Space正展出90後本地藝術家梁洛熙的集作展,入場觀眾可與展覽互動,衍生集體創作。鄭卓伶攝

文青經濟易淪為炒作 大財團侵入難避免

「大家很踴躍地、一窩蜂在談論文化,說穿了,不過是多一個商機而已。」近年專注在潮流、文化和音樂的廣告界從業員盧子健,一語道破不少人心中的憂慮。

這種商機,來自近年興起的「文青經濟」,泛指一群擁有獨特文化品味、強調生活風格的年輕人,他們願意為文藝花費金錢,並以此作為消費的優先考量,由此衍生出一套不容小覷的新消費模式。

盧子健肯定大南街的商業價值,卻偏偏正是其發展的局限,「若長遠下去,我不認為大家會繼續留戀大南街,因為始終無法避免大財團的侵入,然後大家又再去尋找下一個新地方,成為一個死循環。」他聽聞,已有財團收購附近的舖位,計劃藉着風潮去做不同的炒作,「若不能夠維持『down to earth』,大南街只會慢慢走向成另一個上環。」

他表示,大南街的困境是要思考如何「落地」,除了財團進駐,本身商舖的理想目標也太「離地」,以致難以達成。「文化發展與當區居民的生活其實很難去取得平衡,想持續發展下去,應該要營造專屬當區的文化氛圍,善用其特點並培養與當地居民的感情,令外來文化與居民亦能產生連結。」

創意書店望改變社區形態 豐儉由人兼顧不同消費者

既然「落地」重要,那麼,真正走進大南街的橫街小巷,一個個逛街蹓躂的文青又是怎樣想?拿着一紮乾花,Cecily Lui隻身在咖啡室Openground欣賞「為文化設計:台港文化設計展」,明明應是香港少見的閒適,在大南街卻正常不過,「比起較西化的港島SOHO區,大南街更能代表香港人。」她認為,這裏沒有別人口中的文化侵入,因為文化本身亦會隨住時間去轉化,「近年雖有不少新文化入駐、漸漸填補大南街的空舖,但早已存在的布攤依然毅立不倒,深水埗其實擁有豐富的新舊香港本土元素,兩者亦可以相互共存。」

獨自前來看展的Cecily重視生活美感,故閒時便會到大南街逛逛,因為她所鍾愛的店舖都聚集於此,如選物鋪、咖啡廳、及花店等。鄭卓伶攝

於是,沿着舊布攤與小販推車往前,來到一幢平平無奇的唐樓,走過有點殘舊狹窄的樓梯,三樓是別有洞天的一拳書館。在書店買書不打折,但附送本土農產品,分類也不跟傳統,全因店長是於深水埗區從事社區工作多年的龐一鳴,過往亦曾推動不少新奇的社會變革行動,包括十年前引發迴響的「一年不幫襯大地產商」。一個致力改變大眾生活模式的人,選址大南街開設書店,看似合理不過,卻又隱隱約約有點奇怪:「不怕變成另一種消費霸權嗎?」

一拳書館店長龐一鳴希望以書店連結社區,別具想法的他,連分類書籍亦與別不同。鄭卓伶攝

「多元化的社區一定是好事,大家的生活不再只圍繞着商場、大牌子,會關心生活中的藝術文化,至少也有所轉變。」龐一鳴如此解釋。「確實是很多人慕名而來深水埗,我想這是香港人的習慣,假日就會周圍去逛逛,慕名往某些店舖消費,是無可厚非的。」

龐一鳴一再強調多元發展的重要,認為不應排拒任何一種生活形態,因為相互之間難分好壞、對錯,較多資源的人追求更好生活是沒有問題,問題是如何平衡、照顧其他基層的需要。「在服務外區人之餘,同時兼顧區內街坊,好簡單,無論你經營甚麼都好,產品的價格範圍能否照顧到所有人呢?譬如咖啡室,賣六、七十蚊一杯沒所謂,但是否有十多元的梳打水,讓普通人選擇就這樣坐低消費?於是就豐儉由人,這好重要,不需要排斥貴價品,但儉的部分也要照顧到。」

小街道內的社區連結 以閱讀營造平等交流

聽上去很美好,但真的有可能實現嗎?「我又覺得可以給予多少少時間,始終區內大多是新店,仍在摸索或發展當中。所以我反而頗樂觀,因為眼見大家都有意識,不想再重複以前純粹炒貴地方的發展問題,明白要連結社區。」他透露,與大南街十數間店舗私下設有whatsapp群組,互相分享區內的人事物,形成一個小小的社區連繫。

當然,要讓書店與人們的生活相互共融,達致理想中容許人們互相交流的社會,實不易。選擇開書店,也是希望擴闊社區對知識的想像,「書店好容易變成只集中在知識份子的活動,但其實閱讀是屬於所有人。」

他計劃舉辦各色各樣的閱讀活動,如讓外傭和僱主一同閱讀陳浩基的推理小說《13.67》,僱主讀中文版、外傭讀印尼文版;之後更會邀請陳健民到場向視障人士讀出其著作《獄中書簡》,甚至在將來邀請無家者協會或精神康復團體的老友記當店員,做到他口中「順理成章」的社區延續,借閱讀來創造一種平等的交流,不分國籍、教育制度,甚至不分健全與否。

一拳書館賣書不打折扣,但買書滿$100便送半斤、滿$200送一斤本地農產,如此類推。如10月上旬便是新界菜芯和紹菜。鄭卓伶攝

Cyrus Tam便是被龐一鳴的理念及大南街獨有的休閒文化氣息所吸引,故一星期總會到附近走走。他認為,「多一點這類空間是好事,因為在香港一個相對繁忙、急速的城市,讓人放鬆的社區是有需要存在。」他亦肯定大南街的發展,但直言其成功是靠民間自費的努力。

多元真實成獨有特色 長遠發展須保存

「即使國際雜誌《Time out》將深水埗評為coolest neighbourhood,但更重要是如何樣理解它的『coolest』。」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城市研究者、 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黃宇軒認為,深水埗擁有獨特的多元真實性,原先的「informal」街道文化令人着迷,如執法界線較模糊的天光墟,也是引起現時眾人爭相討論的特點。

「一小部分的改變不會令整個深水埗也一下子變。」說起現時文化界熱烘烘的大南街士紳化問題,他形容大南街的轉變十分戲劇化,但這種轉變未有擴散到區內其他地方,歸根究底,重點仍然是:甚麼才是深水埗的特色?「若想營造獨有特色便要建基於一個故事或者歷史,但這一定是『artificial』(人工的)、是建構出來的,只是看社會受不受落。」

「深水埗特別在對於公共空間的理解與其他香港地方不同,這是一定要保留的特色。」對於大南街漸漸成形的新舊文化融合,這一種誤打誤撞出來的混雜性,他認為,不論是外區特意前來的消費者,還是區內的文藝推動者,都應該先好好思考是否真的想要保留這種混雜性,才去考慮如何保存。

大南街內不少展覽各有特色,吸引人們特意前來欣賞,每到假日便人頭湧湧。鄭卓伶攝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Employees sent on unpaid leave feel unprotected and neglected

內房前景未明 「三條紅線」落實或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