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疫情下隱沒的戲劇界 線上劇場或成救命稻草

新型肺炎疫情衝擊香港各行各業,而戲劇界更是首當其衝。「限聚令」等防疫政策令康文署轄下的室內外場地被逼關閉,包括各大文娛中心及所有室内劇場,戲劇演出被逼暫停。但有劇團在逆境中找到新方向,他們利用雲端視訊軟件舉辦線上演出及線上讀劇。這種有別於傳統戲劇的新嘗試,令原本深陷停擺危機的戲劇界再現一線生機。

「再構造劇場」在5月初推出線上劇場的情況,劇目為《如何向外星人介紹瘟疫下的香港人感情生活》。(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線上劇場成為另類藝術  觀眾感到驚喜

由於疫情緣故,傳統舞台劇失去了表演空間,有劇團推出線上讀劇或演出以作應對。對於線上劇場會否成為戲劇界的發展趨勢,「再構造劇場」的成立人甄拔濤認為,要視乎劇團的藝術理念,如果劇團偏向探索更多藝術形式,便會投入更多資源於線上劇場的開發上,就「再構造劇場」而言,未來仍會嘗試創作以線上形式演出的戲劇。

他又指,傳統戲劇和線上劇場各有特色及限制,相比起傳統戲劇,線上劇場具新鮮感,給予觀眾更大的自由,但缺乏互動性,演員難以感受到與觀眾的互動,因此線上戲劇並不會取代傳統戲劇。參與線上劇場《如何向外星人介紹瘟疫下的香港人感情生活》的觀眾鄭皓諺則認為,該次的線上劇場別有氣氛,亦具互動性,令他感到驚喜,即使將來實體舞台劇恢復演出,他亦會觀賞類似的線上劇場。

在線上劇場完結後,「再構造劇場」的主講與觀眾交流心得。(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線上劇場難以定價  成本未必低於傳統劇場

甄拔濤補充,線上劇場仍處於試驗階段,未清楚觀眾願意付出多少金錢去看線上演出,變相難以定價。普遍傳統劇場的票價介乎100元至200元不等,而「再構造劇場」於5月所舉辦的線上劇場《如何向外星人介紹瘟疫下的香港人感情生活》則將票價定為20元,只有傳統劇場定價的10%至20%。他表示,線上劇場票價較低的主要原因是想為香港觀眾打氣,所以較少利潤上的考量。觀眾鄭皓諺認為該線上劇場的票價合理,因為其演出屬於試驗性質,加上並非一套全新的戲劇,製作成本較低。

就線上劇場的成本而言,「加戲工作室」負責人丘嘉熙(Franky)認為線上劇場的成本未必低於傳統劇場。皆因線上劇場要聘請攝影師和設置多台攝影機,變相需要承擔以往無需繳付的費用,加上無法使用康文署資助的設施,要另覓場地和額外增添器材,才能做出如同在大會堂公演的效果,成本有增無減。

「加戲工作室」舉辦線上劇場的情形。(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疫情遲不受控  傳統戲劇受重大挑戰

丘嘉熙指出,戲劇界在疫情期間遭受沉重打擊,本來2月、3月、7月及8月是戲劇界的黃金檔期,但都因為疫情而被逼取消,單就「加戲工作室」而言便損失了超過100萬的營業額。她認為現時業界已出現人才流失的狀況,不少舞台藝術從業員因疫情緣故失去演出機會,便決定轉型做教師、社工等職業,至於會否回歸戲劇界仍是未知之數。

劇團舞台監督阿菲原定今年可以參與4至5個舞台劇的製作,得悉劇作取消演出後,決定在咖啡店做兼職幫補生計。她表示,雖然部分劇團願意支付部分薪水給相關自由身工作人員,但在演出暫停期間,戲劇工作者都需要另找兼職或臨時工作以應付生活開支。

政府下令關閉文娛中心及室内劇場,令不少劇作被逼取消或延期。(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抗疫基金支援不足  申請程序欠效率

政府在第一輪防疫抗疫基金中,增撥5000萬元予香港藝術發展局加強「藝文界支援計劃」,以個人藝術工作者為例,最多可獲7500元資助。可是對戲劇界而言,抗疫基金存在不少漏洞。阿菲認為,政府對藝術工作者設立過多申請限制,導致不少戲劇界的自由工作者未在計劃保障範圍,在經過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的多番爭取下,受惠的群體逐漸增加。她又指自己在3月遞交第一輪抗疫基金申請,直到7月才獲通知成功申請,在補齊相關文件後,終於在9月底收到資助,有欠效率。

面對杯水車薪的支援措施,丘嘉熙認為政府低估了藝術的價值,缺乏對舞台界的認知。她希望政府認真聆聽業界的聲音,在第三輪抗疫基金中能加以改善,並給予舞台劇工作者應有的尊重。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批評政府對自由身工作者的資助不足,並促請政府檢討資助計劃。(圖片來源: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 Facebook)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失業率不斷攀升 專家:畢業生應放下身段找工作

Employees sent on unpaid leave feel unprotected and negl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