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加劇中國化 國際金融中心變陸企跳板

香港去年新股集資蟬聯全球之冠,總集資額破3,000億港元,惟當中逾8成均屬中資,反映新股來源單一。學者解釋,本港政局不穩且股市規模不及英美,難吸納外資進駐,加上香港作為中資首選的海外融資地,港股中國化無可厚非;又稱港股須靠中資繼續來港上市擴大市值,才能提升國際競爭力。

政局動盪嚇怕外資 港靠阿里力保新股集資王

去年礙於中美貿易戰及社會運動,不少企業延遲來港上市,據《畢馬威2019年IPO市場回顧》顯示,去年港交所新股集資額本應落後於納斯達克交易所及紐約證券交易所,但憑「集資王」阿里巴巴在去年11月來港第二上市,集資逾千億港元,佔去年香港新股集資總額32%,帶動本港全年新股集資額再度榮登首位

港交所之所以能位居榜首,主要有賴中資「注水」。據港交所2019年港股市場數據,去年本港新股集資總額為3,128億港元,中資資金佔82%,即使撇除阿里巴巴,亦佔近5成;而去年新上市公司數目為184間,近62%為內地企業;在首10家新股集資最多的公司中,有9間均屬中資企業,可見內地資金幾乎主導了整個香港新股市場表現,外資幾乎不見蹤影。

香港樹仁大學經濟及金融學系助理教授袁偉基表示,現時港股發展機會較為遜色,而且香港低稅率及簡單稅制已不再是獨有優勢,加上去年本地政局不穩及中美貿易磨擦等外在因素影響,均削弱外資來港上市的信心。他補充,外資來港上市已「買少見少」,以滙控為例,其當年來港上市都是基於香港有悠久業務,欲上市集資以拓展品牌生意。富昌金融集團聯席董事譚朗蔚亦認為,現時香港一國兩制「並非維持得太好」,評級機構更屢次就政治因素調低本港信貸評級,恐怕長遠會嚇走外資,對商業環境的穩定性和活力產生質疑。

港交所前年引新例迎陸企

其實港股早於2013年起已逐漸「染紅」,翻查港交所過去年度市場數據,過去7年間,內地企業佔港股市值有增無減,去年佔比更升近7成;新股集資額每年平均9成屬中資。面對陸企襲港,2018年港交所引入新上市規則,包括首次允許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及採取同股不同權的新經濟公司來港上市,市場猜測此舉只為擁抱中資,甚至是為阿里巴巴度身訂造,惟港交所一直否認。不過,據港交所資料,至今共有16家未有收益的生物科技公司,以及3家同股不同權新經濟公司,全數均為中資企業。

邁博藥業於去年5月在港掛牌上市,是其中一家未有收益的中資生物科技公司。
自2014年,香港上市公司數目逾半為中資企業。(資料來源:港交所)

香港一直冠名為國際金融中心,但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指,港股集資中國化是無可厚非,因為相比倫敦及紐約交易所,香港金融市場仍未夠國際化,只能吸納亞洲和內地企業,發展規模與東京、新加坡等市場不相上下,來港上市的「外資」企業多為中資是必然現象,同時帶動中資包銷商數目大增。他續稱,香港已成為內地企業跳板,借香港上市制度改善企業管治,再提升級別到外國市場上市。

港股中資市值佔比過去7年持續上升,去年更升至73%。(資料來源:港交所)

中資流入港股確實帶來支持,但亦不無隱憂,譚朗蔚認為,中資比例逐漸吃重,A股對港股影響持續加深,或使港股波動加劇反覆。他解釋,雖然背靠A股市場有利刺激港股增長,但A股至今仍未完全開放,公營企業和政府參與度高,因此A股往往對國策出台更為敏感,而當中資加快流入港股,將牽動港股走勢起伏更大。

料港續靠中資提高競爭力

中資來勢洶洶,袁偉基坦言,港股依賴中資實在無可避免,但金融制度仍可盡力完善,以增其吸引力。他解釋,相對於上海及深圳,香港勝在不設外匯管制且身為離岸人民幣中心,但其金融監管制度卻相對保守。他舉例指,2013年阿里巴巴曾試圖在港上市,但其股權結構卻與香港證監條例不相容,最終轉戰美國。雖則港交所於前年修例,成功鋪路令阿里巴巴回流上市,但始終錯失先機,反映決策欠果斷前瞻

莊太量認為,港股市值不及美股,不少國際企業寧願赴美上市以接觸更多投資者,若然港股欲吸引外資進駐,只好先靠中資繼續「泵水」,吸納更多新股上市,令市值擴大5倍,才能提升港股在國際金融市場競爭力。

過去5年,紐交所市值大幅拋離其他交易所,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及日本交易所分別排行第二及第三;而港交所市值於2019年首次超越倫敦證券交易所,位居第五。(資料來源:港交所、香港證監會)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買賣美股成風氣 券商「死機」未必賠償

健康產品成逆市奇葩 疫情爆發後銷量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