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合約散工「手停口停」 疫情下逾百人爭4個推廣員職位

新冠肺炎下各行各業大受打擊,全職僱員被停薪留職,兼職僱員被縮減工時,毫無保障的合約工更是面對「手停口停」的危機。去年專門到展覽工作的「炒散王」今年求職無門,在展覧延期零售慘淡的情況下,只能靠薪酬較低的文職糊口,4月開工日數更減至10天。市場推廣公司指今年推廣員職位只有去年同期1成,相反求職者增加10倍,超過100人爭奪2至4人的職位,坦言市況慘淡。

合約工無保障 推廣員無工開

聽聞行政長官林鄭月娥4月8日宣佈斥資800億元「保就業」,平日緊貼時事的Peggy Tang卻顯得事不關己,她身邊的合約工同事也顯得對這措施興趣不大,皆因她們都不是受益的一群。這群人在3月至4月在政府部門中擔任短期助理,當中除了有自由工作者外,有被裁員的內地團導遊、幼稚園老師、文員等等,對她們而言合約工就像漏氣的救生圈,只能在名為「失業」的大海中作起短暫的作用。

Peggy由去年開始炒散,去年4月的展覽旺季,她在亞洲國際博覽館當收銀員和推廣員的薪金有逾萬元,但今年因應新型肺炎疫情,香港貿易發展局宣布2月至4月共有13個展覽要改期,包括燈飾展、電子產品展、國際資訊科技博覽等等。今個新年前後她都在超市擔任推廣員,指新年後每週只有4天工作。 她説:「超市要限制人流,不允許同一時間有多個品牌作推廣,顧客也不會冒上生命危險除下口罩試食。」

新冠肺炎下許多人避免外出,推廣員的工作亦因而大減。

在疫情未能壓制下,合約工職位大減,薪酬亦普遍由小時60元降至50元。Peggy申請了好幾個職位都沒有回音,上一份工作也因為政府在3月底重新實行部門特別工作安排,而只上了1天班就停工,Peggy都只能無奈慨歎「炒散無Guarantee」。

應用程式「炒散王」招聘中的職位大多是電話聯絡員及保險從業員等可在家工作的工種。

推廣公司只剩商場客 推廣員職位縮減9成

嘉卓市場推廣有限公司銷售經理Terry Choi指今年第一季為其他公司招聘的推廣員數量下跌幅度非常誇張,只有去年同期的1成,大多是受商場委託。他指現時大部份客戶為了節省成本,都不會考慮請人或推廣宣傳,令市場推廣公司的營運「非常困難」,現時只能安排同事放無薪假,甚至在社交平台賣消毒用品增加收入。

面對經濟不景,不少公司面臨倒閉裁員,失去飯碗的打工仔只能靠炒散渡過難關,令勞工市場出現供過於求的情況。Terry指去年4月一份50元時薪的工作會在2000人的群組中吸引5至10人應徵,但今年同期同一份工作,出現100多個求職者爭奪2至4個職位的情況。

疫情下有新工種出現,有商場新聘「關懷大使」為客人量體溫。

疫情未知會持續多久,Terry對前景亦感到悲觀。他説:「只能看看政府有沒有措施可以幫到手,但我們這一行,我又看不到會有什麼特別幫助,因為我們又不屬於政府所定的一些工種行業。」

強積金援助有限制 議員批措施「半筒水」

據政府統計處統計,失業率於今年首3個月上升到 4.2 %,創9年新高,比12月至2月的3.7%上升0.5個百分點。就業不足率由1.5%升至2.1%。政府於4月8日宣佈斥資800億元的「保就業計劃」,包括為僱主提供五成的工資補貼,每名僱員上限為9,000元,為期六個月,但僱主須承諾不會裁員; 有供強積金的自僱人士亦可獲一筆過7,500元援助。

有工會和議員都認為措施無助自僱人士解燃眉之急,社福界議員邵家臻在Facebook上批評措施為「半筒水支援」,表示政府過去的措施經常遺忘一班自僱人士,是次「保就業計劃」特別針對自僱人士設有一筆過資助,值得肯定。然而,由於資助只為一次過,力度較一般僱員為輕,是否能有效解自僱人士燃眉之急,有待觀察。

香港活動專業人員工會亦認為政府「抗疫防疫基金2.0」完全未有處理散工、被半薪及已被停薪留職的僱員的困境,政府只是以放寬領取綜援的資產上限回應訴求,但工會認為綜援限制仍然十分嚴苛,絕大部份失業僱員也會被排拒在外。

香港活動專業人員工會連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於4月初提出展覽界及藝文界訴求。(網上圖片)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指現時強積金制度下,有約21.5萬名自僱人士供款,大部分是「炒散」,暫時初步計劃透過2019年強積金的供款紀錄,只要曾供款,戶口仍然活躍的自僱人士,都可以獲得一筆過7500元的資助。

Peggy並非自僱人士,無法受惠於是次的援助,現時只能積極求職,但她坦言現時競爭激烈,只能保持平常心,「公司需要人的時候就會找你,很多時候他會在開工前幾天才通知你,所以不用太心急,你的始終是你的。」

Peggy指平時熱鬧的炒散群組在2月開始就未再有招人消息。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政府推多幅地王盼紓財赤 惟存流標暗湧

“Why only us?” - Hong Kong bar owners doubt government-mandated shutdown, crying for more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