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焦點

送餐平台捱貴貨 推薄利「代買餸」服務

武漢肺炎疫情嚴重影響市民日常生活,不單口罩、漂白水、廁紙遭到瘋狂搶購,糧食亦一度成度搶購對象,有見街市出現「天價」50元半斤的菜心,有送餐平台應熟客要求推出「代買餸」服務,更與區議員合作為天后區居民提供免運費服務。但平台負責人坦言代購服務的利潤近乎零,加上近月來貨價飆升,客人轉訂中價套餐,同為營運帶來壓力。

食材來貨價飆升 客人轉訂中價餐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愈來愈多企業推行在家工作,間接令外賣需求上升。大型外賣平台Deliveroo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透露,1至2月期間查詢合作的餐廳數量增加3倍,反映「非接觸型經濟」在「疫市」中的商機。「非接觸型經濟」出自於海通證券研究報告,意指減少人與人接觸為主的娛樂、生活、工作方式,例如視像會議、網上教學、外賣服務、網上買餸等。

近月網上買餸服務成為家庭主婦救星,以提供養生湯水月子餐服務的「蝦仔媽媽滋味湯」為例,客人可在平台購買蒸雞、排骨、肉餅、例湯等餸菜包,更可以訂購蔬菜、米糧乾貨。平台負責人Maggie Wan於2015年成立送餐公司,目標客群為坐月的新手媽媽,她指在今年新年前後才開始「代買餸」服務,契機是聽到熟客抱怨街市的菜心索價$50半斤,令她決定為客人提供代買餸。

Maggie的公司9成以上的生意來自坐月送餐服務,她指出近月來貨價大幅上升,菜價最高曾上升60%,即使回落後仍比以前貴30%,白米價格則比以往高岀5至8%; 加上肺炎疫情下市民手頭緊,訂購貴價套餐的客人減少,不少客人都寧選擇約每月6,000至7,000元的中價套餐。

Maggie洞悉先機,無論是口罩還是紙巾都在搶購潮前成功入貨,但她坦言,曾有一段時間社會氣氛緊張得令她也慌了,「平常我們每次向供應商訂3包大米,有一個星期因為訂單多了我訂多一包米,那邊職員馬上打給我『唔好意思Maggie,暫時公司規定只能訂平時的份量,因為多人訂貨。』我心想不是那麼恐怖吧,香港也會沒有米。」

天后區居民平常到附近的銅鑼灣街市買餸,但疫情下街市人流減少。

疫市推代買餸服務 天后居民寧逛街市

未見轉機下,Maggie指在這時候推出「代買餸」服務並非為了牟利,「坦白說,運輸成本好貴,即使荃灣區內送貨,一個地方可能都要50至60元,那客人要光顧我多少才可以應付到成本?」因此Maggie建議客人找鄰舎「夾單」,客人數量漸漸增加,但代購服務的利潤近乎零,她只希望可以做多一點為街坊減輕負擔。

由於口罩持續短缺,不少人都會選擇只到附近超市或街市買餸,相隔幾天才換新口罩,但對生活在配套不完善地方的居民,難免要乘車外出買餸。大坑勵德邨居民便是其中之一,坐落於半山之間,屋邨平台只有寥寥可數的商店,邨內更只有一間小型超市,部份長者推着買餸車或拿着環保袋回來,居民平常都要坐巴士或小巴到銅鑼灣街市或北角街市買餸。

40多年歷史的勵德邨只有十多間商店,其中只有一間超市,生活配套不完善。
天后勵德邨位於山上,居民要靠小巴和巴士出入。

天后區議員陳鈺琳由2月中開始為勵德邨居民提供買餸送上門服務,她指在上任前已留意到勵德邨在半山又沒有街市居民買餸難,本來打算在邨內舉行農墟,但因為肺炎疫情打消念頭。後來經朋友介紹,決定和Maggie的公司合作為勵德邨居民提供買餸送上門服務。勵德邨住戶可透過電話落單,買滿$200就有送上門服務,消費金額不足則可以於周六下午到邨內街站提取。

天后區議員陳鈺琳與送餐平台為區內市民代買餸,推出第二個星期有約20宗訂單。

住在勵德邨的黃太和李太卻指她們都看到區議員放在信箱的菜單,但均不感興趣。黃太認為,雖然邨內只有惠康,另一間百佳要行百級樓梯才能到達,但自己平常會乘車出去買餸,所以不需要買餸送上門服務。李太則指,有留意到有鄰居會使用送飯服務,相信區議員的服務對行動不便人士有幫助,但她認為區議員提供的買餸服務較貴,以唐生菜12元一斤為例,「平時會坐巴士去銅鑼灣買餸,一斤菜多數賣幾元,不超過10元」。陳鈺琳則認為街坊反應不錯,「聽到啲街坊話餸菜好靚」,希望即使在疫情後可以繼續和送餐平台合作。

位於勵德邨的超市蔬菜選擇不多,但價錢比訂餸服務便宜20%至30%。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網上教學成學界主流 小型補習社未採納:與教學模式不合

Battered small businesses: government stimulus package “too little too l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