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網上教學成學界主流 小型補習社未採納:與教學模式不合

因應境外輸入的肺炎個案急升,教育局取消最早於4月20日復課的決定,改為無限期停課。學校及私營教育界紛紛採用線上形式授課,網上教學成為主流。有自僱補習導師及小型補習社表示疫情爆發導致收入減少,但未採用網上教學模式。也有興趣班導師表示興趣班於停課後被迫停辦,令其收入減少。

網上教學成學界、大型補習社主流

教育局倡議「停課不停學」,網上教學已於大學普及,風氣亦蔓延至中小學及幼稚園。中六應屆考生陳鵠志指,他就讀的中學正使用雲端視訊會議軟件Zoom授課。他指疫情令中六生無法參加學校模擬考試,只能在家完成試卷,老師只能於網上講解試題,「(網上教學)可彌補考生失去的學習機會,讓考生更充分備戰文憑試。」私營教育界亦推行網上教學,大型補習社如精英匯集團(1775)旗下的遵理學校、英皇、現代、嘉勳教育等亦改以線上形式上課。根據遵理學校通告,該校於1月27日開始全線停止分校課程暫至4月。陳同學表示自己自2月開始於網上觀看遵理學校的通識課程錄影,每星期到分校索取筆記。他指課程學費不變,每期(4堂)約700元。他認為線上課程與實體課分別不大,「在分校上課亦是觀看錄影,於家中上課更可節省交通等時間,令溫習時間更充裕。」

中六應屆考生陳鵠志表示需要親自到補習分校索取筆記及繳交學費。
英皇教育於分校貼上停課提示,分校只維持報名、調堂及取筆記服務。

減少課堂避免感染 收入降低

一對一私人補習導師陳莉莉表示,肺炎疫情對她的工作、收入有很大影響。自2月疫情爆發以來,只有約4名中六應屆考生繼續補習,其餘12名學生自1月尾已沒有補習。她指這三個月內每星期堂數只剩下6至7課,收入減少約三分之二。

豐盛教育中心補習導師邱天龍表示,其補習社於新年假期後停辦兩星期,2月中旬恢復補習後,亦有學生表示擔心感染而缺席,收入減少約二至三成。他認為今次疫情對自己的影響並不大,因其補習社規模較小,且以小班教學為主,彈性較高,但收入仍有損失。他指由於學校停課已有數月,所以現時補習以授課為主,協助學生追回停課期間落後的進度。

為防止疫情擴散,大型補習社亦採取防疫及檢查措施。

網上課程欠互動性 降低教學效率

陳認為中小型及個人補習社實行網上教學的可行性及成效低。她指網上教學欠缺互動性,就算現時即時通訊技術發達,可提供即時語音翻譯、視像通訊等功能,但雙方始終存在隔膜,導師未能清楚了解學生實際的學習情況,教學效率不及面對面的實體教學。她又指停課期間,非應屆考生學生的功課、測驗等亦相繼停頓,令他們對補習的意欲下降。她認為即使提供線上教學,學生的反應亦不踴躍。

邱亦表示網上教學並不適合小型補習社。他指如改以線上形式教學,需要安裝器材及重新編排教材,花費大量時間,「 改用網上教學並不化算。」他也認為線上教學不適合以面對面教學為主的小型補習社,並指補習導師未能透過網上教學,清楚了解學生的學習狀態。他舉例指有學生一邊聽學校老師安排的網上教學,一邊補習,「(導師)未能從屏幕知曉學生是否專心。」他亦表示學生於網上課程的參與度及投入度不及實體教學,「學生不會主動回應問題,互動不足,降低教學效率。」

遵理、現代、英皇教育等大型補習社均開通線上課程,相反中小型補習社未如大型教育機構般熱衷於網上教學。(相片由受訪者陳鵠志提供)

望儘快復課紓緩業界困境

教育局宣布無限期停課,對私營教育界的部署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陳原本打算於3月27日(即原計劃中的文憑試開考日)後恢復中小學補習課堂。現在文憑試延期至4月,復課時間為未知之數,她只好集中為應屆考生補習,繼續暫停中小學補習班。她希望中小學可儘快復課,吸引學生回流補習,以回復疫情爆發前的收入水平。邱亦認為復課後功課、測驗接踵而来,學生對補習的需求上升,有助補習界復課,減低私營補習機構的損失。

政府推行「防疫抗疫基金」,私營教育界未能受惠,陳認為在意料之中:「相較補習界,旅遊業、飲食業的從業人員更多,受的影響更深。政府只會把資源投放於主要行業上。」她對政府資助的期望不大,指自力更生更為實際。

邱亦是一所小學聘請的電腦興趣班的導師。他表示所有興趣班自停課後一直停辦至今,亦未宣布下一步的安排。他認為相比補習社,疫情對私營興趣班導師、中介機構的影響更大,期望教育局可儘快宣布復課安排,以便恢復私營興趣班的課程。

大型補習社遵理學校已全面暫停分校課堂。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疫情下網上買「餸」訂單增 種子標準化助小農戶擴充市場

送餐平台捱貴貨 推薄利「代買餸」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