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場

公營機構「打工皇帝」 業績與薪酬不成正比

傳統金融行業向來被視為「高薪厚職」,金融管理局前總裁陳德霖可謂香港公營機構的「打工皇帝」,年薪破千萬元,遠高於外國央行掌舵人;其它金融規管機構即使入不敷支,行政總裁仍年年加薪。學者解釋,該類金融機構屬自負盈虧,以高薪挽留商界人材無可厚非;加上香港問責制度形同虛設,難以監察薪酬政策。

金管局總裁薪酬冠絕公營機構

金管局前總裁陳德霖薪酬跑贏其他公營機構。

據金管局最新年報顯示,前總裁陳德霖2018年總薪酬高達1,098萬元,按年增1.9%,當中固定薪酬為723.8萬元,按年升1.7%,浮薪則維持260萬元不變。而接任金管局近4個月的現任總裁余偉文,其薪酬沿用舊安排,同樣為700萬元固定年薪,其後每年檢討;根據表現決定的浮動年薪,上限定為230萬元。

與金管局同屬金融範疇的證監會,截至去年3月底止,即使全年業績轉盈為虧蝕9,454萬元,即將卸任的行政總裁歐達禮總薪酬仍按年增2.7%至1,024萬元,直逼金管局總裁薪酬;然而行政總裁薪酬上漲,仍未能改善虧損情況,據證監會最新的《季度報告》顯示,去年首兩個財季更擴大虧損為1.64億元。

而積金局前掌舵人、陳德霖妻子陳唐芷青,於積金局擔任行政總監長達18年,直至2018年7月退休。任期內積金局持續入不敷支,截至去年3月底財年,赤字高達3.6億元,連續9年錄得虧損,但陳太薪酬卻逐年上升,2017/18財年總薪酬按年增3%至614萬元。

積金局業績連續 9年「見紅」,2016年曾虧損近5億。

另外,醫管局同屬非政府部門的公共機構,連續兩年虧損後,去年終於轉虧為盈,雖然業界批評前線醫護人工低、福利少,惟前行政總裁梁栢賢去年酬金屬歷屆之冠,按年加幅4%至626萬元,以現時千金難求的外科口罩作換算,若藥房索價200元一盒,其年薪足夠購買3.1萬盒;機管局行政總裁林天福總薪酬亦逾千萬元。

值得留意是,公營機構自負盈虧並獨立於政府運作,無須與公務員薪級看齊,令他們的酬金往往高於公務員,甚至逆市上升,就連特首林鄭月娥的年薪也「僅」為約500萬元,換言之其薪酬亦跑輸公營機構高層。

需以高薪吸商界人材

金管局總裁坐擁天價薪酬,資深經濟學者關焯照認為,陳德霖上任十年作風較穩健,令金管局未有任何創新舉動,特別是過份收緊按揭讓二手市場流動性降低,普遍年輕買家難以負擔首期,繼任者亦難以挽回,算是他的一大過失,但工作表現仍屬中規中矩,對得起他的人工;而現任總裁余偉文亦有豐富經驗,相信亦能交出不俗的成績。

安俊人力資源顧問董事總經理周綺萍認為,金管局行政總裁一職舉足輕重,在位者要熟識金融業界,並具豐富經驗應對突發事件,加上香港金融業普遍高薪,因此薪酬需要貼近市場價格吸引人材。據本港四大銀行最新年報顯示,行政總裁2018財年平均總薪酬逾3,500萬元;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薪酬亦接近3,000萬元、連同約2,300萬元股份奬授,合計共5,000多萬元總薪酬。不過,周綺萍指各機構職位聘請要求不一,即使是類似職位,需要面臨不同的工作任務,難以直接比較薪酬。

渣打集團行政總裁溫拓思,去年獲近6,000萬總薪酬;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亦擁近3,000萬薪酬。

金管局薪酬遠勝外國 源於香港問責制缺失

放眼國際,若與其他國家央行行長比較,金管局總裁年薪亦遠勝他們,當中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整體薪酬僅約158萬元(20.3萬美元),換言之,陳德霖薪酬較鮑威爾高出逾六倍。

香港政府官員高薪厚祿,特首林鄭月娥薪金高踞世界第二,半官方機構的金管局在世界各地亦名列前茅。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解釋,西方國家選舉制度成熟,官員均需向選民負責,故薪酬加幅一般相對合理,惟香港缺乏選民監察,尤其是自負盈虧的法定機構更難監管,故不少部門可以連年加薪,累積薪酬自然偏高。

金管局前總裁陳德霖薪酬高於西方國家央行行長,更比鮑威爾高出逾六倍。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Food delivery sales mount amid protests but coronavirus outbreak sparks uncertainty

武漢肺炎肆虐挫交投 惟樓市難吹「大疫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