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裝修配對平台嘆難做 淡季持續未見突破

裝修陥阱多多,為了避免遇到「爛尾工程」和「海鮮價」,近年不少業主都會使用網上裝修配對平台尋找可靠的裝修師傅。黃首茗於2017年創立「裝修兄弟」平台,開業半年已達收支平衡,惟近月受到臨社會運動及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影響,他坦言現時每月只有50宗查詢,即使加大宣傳力度亦未見成效,相信市場已達飽和,暫時能做的只有等待。

消委會和海關不時接獲有關家居裝修的投訴,師傅和業主的溝通問題為裝修配對平台創造商機,香港於2015年率先推出首批裝修配對平台,為傳統的裝修界帶來新風氣。隨着「好師傅」和「裝修佬」辦得有聲有色,有創業經驗的黃首茗見裝修市場有龐大商機,決定進軍裝修界推出「裝修兄弟」。

不同平台各有賣點,但功能大致相若,同樣以仲介的角色為客人推介適合的裝修師傅、審核報價單、監察工程進度等,目的是成為客人與師傅之間的溝通橋樑,使整個裝修過程更透明及更有效率。現時市場上有數個同類的裝修平台,「裝修兄弟」會向師傅收取相當於工程金額5%的佣金,黃首茗指平台的收費較其他同行低,為賣點之一。

黃首茗去年推出應用程式Renoo,分為客人版和師傅版。

示威肺炎雙重打擊 生意未如理想

本港近日消費氣氛低迷,黃首茗指每月的查詢數量減半至50宗,全屋裝修佔6成,廁廚裝修佔4成。成功個案中以造價較低的局部改裝較多,反映業主都暫時避免花過多金錢於裝修方面。黃首茗相信整個裝修市場在近半年都大受影響,他說:「近半年來好明顯地,師傅會更頻繁地問我們有冇Job (工作)。」他指平台曾嘗試加大宣傳力度但效果不大,所以只能等待。從事裝修超過20年的黃師傅指自己未曾加入過網上裝修平台,一般靠人介紹,他指最近生意開始淡靜令他有意加入配對平台,擴闊客戶群。

社會運動及武漢肺炎疫情對裝修業界雪上加霜,香港建造商會去年底進行「營商指數」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建築公司普遍對建造業前景缺乏信心,接近一半公司估計,未來的工程量和溢利不足以支撐建築公司的生存,建造商會會長陳修杰指有79%公司認為去年6月以來的社會事件對公司經濟狀況帶來負面影響。

黃首茗指隨着有更多的競爭者加入市場,加上裝修需求因社會事件降低,裝修平台的市場已接近飽和。事實上,由於准入門檻低及參與者眾多,香港住宅室內設計及裝修服務市場整體高度競爭及已趨成熟。國際市調公司歐睿國際於2017年發表的行業報告內中提及,香港有超過7,000名室內設計師及約1,100家室內設計公司,裝修行業高度分散且競爭激烈。該公司預計由2016年至2020年,住宅室內設計及裝修服務的消費支出不會顯著上升,總支出將由2015年的39.1億元上升至2020年的40億元。黃首茗2017年創業時相信裝修配對業的市場足夠大,即使再有1、2間新公司加入市場也未有太大影響,但他坦言當時未能預測社會運動的出現。

平台網站上有約50宗案例,有助平台吸引同屋苑新客。(網上圖片)

新盤入伙非助力 靠案例吸同區客

未受社會風波影響前,黃首茗指成功個案大多為居屋和私樓業主。據統計,2020年共涉逾27,000個一手單位應市,黃首茗指起初以為新盤入伙會為平台帶來生意,後來才發現新樓通常已備基本裝修,因此平台未能受惠於新盤銷售。裝修兄弟的定價雖然較同行低,全屋裝修費約20至30萬元,但黃首茗指公屋客同樣難吸引,因為公屋住戶普遍選擇價錢更實惠的裝修承辦商,「以往我們曾在公屋附近擺攤位,但完全冇成效。」

線上線下的宣傳成果都不大,網站的裝修案例反而有意外驚喜。裝修兄弟網站上放有50宗成功個案的資料,黃首茗指客人通常是看到自己屋苑的個案而來查詢,相信案例能提高客人對平台的信任度。隨着配對平台的應用愈來愈廣泛,更多業主願意透過平台接觸裝修師傅,但黃首茗留意到客人的年齡大多是30至40歲,線上線下的宣傳都較難接觸年紀較大的業主。公屋住戶周小姐指自己未曾聽說過裝修配對平台,若需要裝修都會透過屋邨水電工程公司或親朋推介師傅,因為平台會收取佣金而令裝修費增加。

裝修案例中平台清楚列出屋苑名稱、單位面積及裝修費用,方便客人評估預算。(網上圖片)

黃色裝修平台 揀師傅有標準

現時平台有超過300位合作的裝修師傅,經常合作的約有40位「判頭」,數量佔總數的不足20%,黃首茗指原因和「黃色經濟圏」有關。眼見反修例運動的抗爭延伸至經濟層面,黃首茗指裝修界初次出現「黃色經濟圏」是一間名為「香港人建築工程」的裝修公司。「香港人建築工程」在去年12月表示公司「專為手足成立」,指會以市價高兩至四成的薪金聘請手足,舉動引起迴響,亦令黃首茗反思平台是否也能行同一路線,但他坦言公開地詢間師傅的政治立場有難度,只能靠自己日常觀察師傅的言行,甚至有否參與遊行來「試探」。現時生意淡靜,他派單的時候也會偏向派給「黃色師傅」,他解釋從師傅的政治取向已能判斷師傅的信用度,「為何我會偏向黃色? 因為我覺得黃藍與良知黑白掛鉤,良知又與爛尾掛鉤......有時冇良知會連累我們。」

黃首茗的「秘密行動」未能令裝修兄弟成為「黃色經濟圏」的一員,隨着有更多的競爭者加入市場,他指裝修平台的市場已接近飽和,亦坦言未能見到公司短時間内會有突破,為了維持生計,他現時不但在經營「裝修兄弟」,更要一邊接「老本行」電子商貿相關的Freelance,一邊經營至少4個平台,包括寵物保姆、為兒童舉辦繪畫比賽的藝術中心、淨水公司等等。有豐富創業經營的黃首茗說自己當初成立「裝修兄弟」是相信自己的專長,「我的專長就是吸引客人來光顧我們。」兩年過後,面對不知道會持續多久的混局,他承認現時沒有明確目標,但認為放棄的話很浪費,「浪費了一些預計不到的機會,可能永遠都不會出現,但不等候就一定沒有。」他笑說:「希望它(平台)懂得自己營運養活自己。」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Jewellery shops struggle in battered retail market despite rising gold prices

Food delivery sales mount amid protests but coronavirus outbreak sparks uncertain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