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

僱員歡迎法定假增至17天 小店:或削減長工降成本

政府於1月推出新一輪紓困措施,包括建議增加現時每年12日法定假期至17日,預料可惠及100萬藍領僱員。但政府未為政策訂下清晰時間表,勞資雙方對政策存在分歧,當中措施細節仍有待商榷。有零售及批發行業的僱員認為政策為僱員帶來更多休息時間,惟擔心若公司安排不妥善會導致人手緊絀,加重工作量。有資方則認為政策加重營運成本,對企業無疑是「雪上加霜」。「增加法定假日」措施料會引發更多資方反對聲音。

根據《僱傭條例》第四章,現時所有僱員每年均可享有12天法定假日(又稱勞工假)。政府建議將假日增加至17天,與政府機構、銀行等「白領」階層享有的公眾假期日(又稱銀行假)看齊。

增假對零售影響較深

服飾店Bauhaus的僱員郭少雲表示支持政策,她指零售行業普遍工時較長,普遍工作10小時,增加法定假期可為僱員帶來更多休息時間,共聚天倫,惟另一邊廂亦憂慮增加假日或導致公司人手緊絀,變相增加同事工作量,「假日商場客流大,需要更多人手,平日每間店舖需約3至4人維持店務,假日則需4至5人。」郭少雲稱,如果增加假日,公司需增聘員工以應付客流,相信整體員工薪金支出會提升一至兩成,公司未必願意增加成本。

於肉類批發商店任職司機的胡文杰認為,政策實行可享有更多有薪假日,何樂而不為。問及會否擔心人手短缺導致工作量增加,他表示公司約有7位僱員,人手足夠,而且公司平日與假日的生意額相近,人手需求較少,料對公司營運成本增幅有限,亦不會令工作量增加。

服飾店銷售員郭少雲認為增加法定假期會造成人手緊絀。

僱主:企業已舉步維艱

事實上,整體零售業收益自去年受到修例風波影響均有減退趨勢,開設精品店的陳岳嬰認為,政府此舉無疑是對企業「雪上加霜」。根據《零售業銷貨額按月統計調查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零售業銷貨價值為4,311億元,按年減少541億元;服裝零售銷貨價值則按跌77億元至451億元。

2019年下半年的整體零售銷貨價值約1898億港元,較上半年少約514億港元。
位於元朗形點商場的精品店,過往客源主要為本地人及內地旅客,受疫情影響,店舖人流明顯減少。

陳岳嬰表示現時市況蕭條,企業經營困難,如再推行17日法定假日,會對商戶造成打擊。他指,香港去年至今經歷持久的社會運動,加上現時疫情橫行,令市民消費意欲下降,零售行業大受打擊。他形容這措施為「政府請客,企業買單」,儘管措施能惠及大量僱員,卻加重企業的負擔,「若營商環境持續不明朗,可能會導致企業,尤其我這種微企結業。」

他指公司約有40多名僱員,如政府增加5天有薪法定假日,料每年成本增加約10萬元。為減低營運成本,他指公司不再聘請全職,未來或考慮增聘「非連續性契約」員工以減少開支。「非連續性契約」僱員,即兼職或臨時工,工作任期少於4星期,且每周工作少於18小時,未能如「連續性契約」員工般,享有法定假日薪酬、侍產假等額外權益及福利。

精品店東主陳岳嬰認為增加法定假期對企業「雪上加霜」。

硬性規定假日具阻力

現時法例規定僱主只需給予僱員足夠法定假日,沒有硬性規定需於公眾假日放假。有勞工界人士建議修改為必需讓僱員於公眾假日休假。郭少雲表示支持,她指希望可於假日陪伴家人,如自己於平日放假,便不能陪伴上學的孩子。胡文杰則傾向維持彈性假日而非硬性規定,因選擇度較高,更為自由。陳岳嬰則認為,零售行業通常於公眾假日有較高的收入,有必要於假日繼續營業,如強制規定於公眾假日放假,會對整體零售界造成影響,所以反對這項建議。

對於商界表示希望分階段逐年增加法定假日,胡文杰及郭少雲均對此表示理解,指需給予資方時間適應新政策,「但從勞方角度,自然希望更快推行政策,假日愈多愈好。」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疫情下本港出境人次大跌 旅遊航空業受重創

Jewellery shops struggle in battered retail market despite rising gold pr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