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反送中衝突不斷 保險索償需時 理賠或高達6億

反修例示威活動持續至今,並屢次演變成激烈警民衝突,不少市民受牽連,有保險界人士透露,已陸續收到因示威衍生的索償要求,惟因條款細節及難證明意圖,理賠有一定困難或須花較長時間處理。

香港反修例風波持續,政府是否將示威活動定性為「暴動」,成保險索償的關鍵考慮。

索賠視乎個別個案情況

資深保險從業員林惠芳表示,部份保險經紀已接收到與反修例活動相關的索賠個案,不少是吸入催淚彈引致敏感、腸胃或呼吸道不適而須求醫,亦有航班延誤及汽車損毀等申索,至於能否成功獲賠,要視乎個別情況,不能一概而論。

她指出,「香港大部份保險都不會承保因涉及暴動、民事騷亂、罷工及恐怖活動,以及牴觸法律或拒捕而導致的賠償,但意外保險要再視乎條款,有機會保,至於人壽保一般是沒有上述的不保事項。」

警方多次以催淚彈驅散示威群眾,令附近居民亦吸入催淚氣體,或因此引致呼吸道不適。

林補充,保險公司會以政府或警方的官方公佈作準則,同時參考傳媒的報導,不會自行就事件定性。「例如港台司機在612衝突時受傷,因為政府一開始說是暴動,不在保障範圍內,但之後改口說沒有定性,那就可以該接納申索個案。」

「我自己處理一單因機場集會而航班延誤的旅遊保索償時,亦是寫明因突發示威造成的交通阻塞,要證明客戶前往機場時未得悉有活動,同時盡量客觀去形容該次機場活動。」

近日查詢增加

反修例示威活動發展至今,保險經紀王梓豪亦透露,近月收到的電話查詢有所增加,多是不理解保單的保障範圍,但索償個案則未見顯著上升。他説:「可能是受整個社會氛圍影響,不敢貿貿然申索,亦有機會是市民未清楚自己的情況受不受保,相信之後個案會增多。」

他認為一般意外或醫療保在理賠時需要較多時間審理,「因為多數保險都不包違法行為,主動參與就肯定不賠,但現在的示威活動很突發,路過的街坊亦有機會誤傷甚至入院,此情況公司仍可能作出賠償,但須調查他們是否刻意參與,這就需要一段時間去處理,坦白說,個人認為很難證明。」

對於人壽保賠償,他坦言:「人壽大部分情況都會賠,但示威者就算有投保都不會申索啦,而自殺身亡的個案,基於私隱問題亦不便公開。」

保險公司須調查申索客戶是否刻意參與示威,處理相關個案的所需時間或會較長。

保險業監管局執行董事浦偉光曾經指出,9月時未見索償數字有顯著增加,至於實際情況,該局回覆指,須等待月底公布的第三季的保險市場相關統計數字。

事實上,由於示威活動仍在進行,對保險業的金融影響還未能定斷,但業界普遍預計,有關承保範圍的訴訟或會上升,而保險理賠增加和保費收益減少亦會對保險公司帶來壓力。

預計因社會運動造成的保險理賠達近6億港元

路透社引述兩位保險業高層的估計,相信保險公司債務因此次反修例運動將達到數百萬美元;而南華早報報導更指出,包括商舖破壞及活動取消等,反修例運動造成的保險理賠預測已達近6億元,料為香港史上第3高,超越沙士時期的3.25億元。

因修例風波造成的保險理賠估計近6億港元

立法會保險界議員陳健波認為,因政府未將所有示威活動定性為「暴亂」,部份保單仍然受保,理應可以賠償,惟一切以簽署的保險條文為準。「當事人需要同保險公司商討,如不獲賠償,亦可以去保險索償委員會上訴,如果用戶記錄良好,有機會追討到。」

他預計此次風波將造成巨額的保險理賠,「的確有機會高達數億元,我不能斷言一個實質數字,但肯定是天價。」

至於保險費用方面,他認為個人保險未會有所變動,惟商舖壓力則較高。他説:「始終香港好少出現如此混亂的情況,短時間內相信不會更改保費,除非太多賠償個案,不過針對商舖的狀況,部分高危地區如銅鑼灣、尖沙咀或旺角等,會比較大機會面對保費上升。」

陳健波認為,部分經常發生示威衝突的地區,附近商舖的保費有上升壓力。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周大福中期純利跌兩成 下半年料減租20%-50%

本地深度遊缺配套 深度遊旅社難以營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