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津貼安老院擬准引入外勞 私營院舍營運更困難

社會福利署去年增加津貼安老院舍前線護理員的薪酬,並正研究讓津貼院舍輸入內地或東南亞外勞,以解決護理員人手不足及津助院舍供不應求的情況。但有上市私營護理安老院表示此舉會間接令其員工薪酬支出增加,預計市場上會有中小型院舍因而結業。

除了監管不足外,公私營安老院舍資源分配不均,也是公私營院舍質素懸殊的原因。

據社署資料顯示,最新的津貼院舍輪候時間為38個月,創近5年新高,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亦在3月時亦承認,社署正搜集由津貼安老院舍的職位空缺率資料,了解有關情況後,再探討是否需為資助院舍輸入外勞。

營運私營安老院舍的恒智控股(8405)薪酬委員會主席劉允培表示,「政府如果讓資助院舍輸入內地或東南亞外勞工,則代表可提供更多宿位和資源,而本地的勞工亦會更傾向於資源豐富的資助院舍工作。這會對經營私營安老院舍帶來壓力。」

他更指由於香港租金昂貴,院舍面積有限,因此不易有如外國般引入一些「老人科技」,如大型電動床等,以紓緩現時仍然偏緊的人手。公司要透過多元化服務,如增加銷售長者相關貨品及提供高質素的保健服務,以改善營運效益。

津貼院舍長年以來供不應求,最新的津助院舍及合約院舍輪候時間為38個月。
而恒智控股主席易德智主席兼執行董事在年報中亦指,「預計二零一九年仍然會是充滿挑戰的一年,我們除需要面對數間安老院舍因租約期滿而面臨加租的問題外,亦因為政府向安老院舍提供援助政策以資助其聘請前線員工而增加的各種競爭。預計未來就租金及薪酬上升的原因將會令某些市場上的中小型院舍因而結業。」
創業版上市的恒智控股去年純利按年大升6.48倍至二千三百萬元,但其升幅主要因為公司在2017年上市時要支付上市費用,而造就低基數效應。另外年報顯示,公司員工成本按升32.82%至五千四百萬元,物業租金及相關開支更急升58.42%至二千七百萬元
本來市場對津貼院舍的需求較大,公私營院舍質素懸殊。

香港中文大社會科學院社會科學院副教授陳智豪則分析指,私營院舍經營困難皆因政府資助不足。

他指私營院友的住院費用可以用綜援來支付,約為5,570元至7,985元不等,院友負擔一般不超過住宿費的兩成,但相比起津助護理安老院的每個宿位約15,000元的成本,可謂天壤之別。陳智豪續指私營院舍同時要自負盈虧,難免會希望以最少的資源提供最多的宿位,故在院舍居住條件方面,大部分沒有津貼院舍的好。

「私營安老院舍市場服務質素參差不齊,長者對私營院舍需求殷切,政府有效監管更是責無旁貸,但多年來政府一直把關不力,監管制度形同虛設,讓一眾長者受苦。」

恒智控股薪酬委員會主席劉允培表示,「如果資助院舍輸入外勞,會對經營私營安老院舍帶來壓力。」

審計署曾在2014年發表報告指,在人手比例方面,津貼及私營護理安老院每一百名院友相對員工比例分別為40.2及16.3人,而人均面積分別為17.5及7.5平方米,從數字上可見,津貼院舍的質素相對較高。報告指出私營護理安老院員工因工時長、壓力大、工作環境惡劣等問題而對長者態度欠佳的情況。

另外,政府於去年撥款3億元資助院舍服務員薪級點跳2點,以吸引新人入行。但是,安老服務協會常務主任翟崇碧表示,院舍服務員未能完全受惠於政府的3億整筆過撥款。她曾聽聞有員工「一蚊都無加」,主因是有院舍剝削員工,促請政府檢討。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Help Your Kids to Manage Finance Digitally

無合約電訊便宜 卻難取代儲值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