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香港可借鏡愛爾蘭最高工時 惟司機更關注工資問題

(英國報導)

香港近年屢次因司機疑過勞而發生交通意外,重新引起社會對標準工時立法的關注。反觀歐洲國家,早於九十年代已經為僱員立法,訂立最高工時。有香港職業司機認為,訂立標準工時的確重要,惟應先解決工資問題。

愛爾蘭根據1997的《組織工作時間法》(Organization of Working Time Act),規定每周最高工時為48小時,惟僱員可簽訂協議以上調時數。假設公司採用五天工作週,代表員工平均每天工作不能多於9.6小時。

愛爾蘭旅遊巴司機Tom Kenny指,他每周工作平均四十小時,比政府規定的48小時少近一成七時間。根據愛爾蘭道路安全局(Road Safety Authority Ireland)的網站指出,法律規定每位職業巴士及卡車司機需持有行車記錄儀駕駛證(Digital Tachograph Driver Card)。Tom補充,「每位司機開車前必須把該卡放置指定儀器中,紀錄其駕駛時數,休息或完成工作後取出。」根據記者觀察,當地部分行程較長的本地團則會安排兩位司機輪流開車。

行車記錄儀駕駛證(Digital Tachograph Driver Card)

愛爾蘭跟隨歐盟法律(EU Law),對職業司機駕駛時間有以下規定:

  • 不能持續駕駛超過4.5小時。
  • 若駕駛超過4.5小時,必須至少休息45分鐘(可分段休息,如先休息15分鐘,再休息30分鐘)。
  • 每天不能駕駛超過9小時或每週56小時(一周內可延長至10小時不超過兩次)。
  • 不能於連續兩週駕駛超過90小時。

Tom認為,最高工時不但有助維持司機工作環境安全及駕駛質素,同時保障司機、乘客,甚至是市民的安全。他又指,最高工時不僅是既有法律,而是政府對市民的責任,是員工基本權益。

香港職業巴士司機林先生表示,平均每周工作54至60小時,員工福利與一般「打工仔」相若,包括基本醫療福利,並沒有因為工作性質調整。他說:「職業司機長期被僱主擠壓,工時和工資不成正比。」他認同歐洲工會「壓縮工時加最低工資」的主張,在較高底薪的條件下限制工時,變相是減工時加工資的做法。在香港推動「標準工時」立法以前,林先生促社會應正視工資問題,才能真正有效保障僱員權益。

在港任職貨櫃司機陸先生坦言,對計件工作制的司機來說,實行標準工時有一定難度。他解釋:「司機大多數以時間換錢,多勞多得,標準工時對某部分司機是變相減薪。」若標準工時在港立法後,對件計工資的勞工而言,「多勞多得」的機制不再,亦變相令薪酬「封頂」。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實體店使用率低 轉數快未成氣候

大型活動紛紛「走塑」  餐具租用前景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