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公共小巴寒冬 業界現斷供潮

公共小型巴士(即紅色小巴)近年生意額顯著下跌, 牌價亦較2011年高峰期急劇下挫接近六成至300多萬,對比去年同期則下跌約16%,市場相繼出現了牌主斷供個案。

據香港公共小巴車主司機協進總會主席張漢華透露,最近有若干輛紅色小巴在西貢總站被銀行拖走,他認為, 車主日常收入如車租無法負擔每月供車金額,而且牌價創近年新低,銀行亦未必願意向車主借貸,預計牌價亦難以回升,車主只能忍痛斷供止血 。

公共小巴一直所擔當的角色只是輔助性質,當鐵路發展越完善,小巴的輔助性質亦越為減少

競爭者不斷壯大 小巴載客量續跌

對比其他公共運輸工具的載客量, 紅巴近年表現疲弱。根據運輸處發佈的「2007年至2016年公共交通乘客人次」紀錄顯示,紅色小巴於2016年的年載客量較2007年下跌26%;對比同期其他公共交通的營運表現,鐵路的載客人次急升近三成,而公共巴士的載客量則一直平穩地維持於平均每日約140萬人次左右;同時,紅色公共小巴的登記數量由2000年的2025輛,即佔全港公共小巴近47%的下跌至不足25%,只剩1054輛,顯示這十八年間,有近千輛公共小巴「由紅轉綠」。綠色專綫小巴受運輸署監管,須按固定路線、班次和收費提供服務,運作沒有紅色小巴那麼自由。

張漢華表示,近年多條港鐵延線相繼通車,鐵路網覆蓋更廣,令公共小巴營業額下跌,同時巴士公司在繁忙時段增開不同的特別線和特快線,使得公共小巴連「搶灘」的餘地也失去了。中文大學決策科學與企業經濟學系高級講師袁志樂認為,政府的運輸政策方針是以鐵路為骨幹,公共小巴一直所擔當的角色只是輔助性質,當鐵路發展越完善,小巴的輔助性質亦越為減少。

居於堅尼地城的市民周先生指,自從港鐵西港島綫通車後,自己出行大多都選擇乘搭港鐵,「因為紅色小巴價錢比較貴,而且有機會遇上交通擠塞,若搭鐵路的話在時間上能更有預算。」

張漢華透露,紅色小巴的租金連年下跌,車主根本不能維持供車所需的金額

牌價暴跌 小巴前景堪憂

據張漢華透露,公共小巴牌價自從七年前的高位750萬一直下跌至近期的320萬,創七年新低。他認為由於2011年多條新屋邨入伙,市場需求增加,不少營辦商曾爭相購入公共小巴牌照,以致當時創出歷來最高牌價。香港公共小巴車主司機協進總會秘書王榮光曾在1984年買了他的第一輛小巴,當時牌價已達28萬,隨後市場幾經波折,於2011年升至歷年最高位,近年又持續下跌。

張漢華認為公共小巴牌價走勢疲弱主要是受到營業額每況愈下所影響,加上政府過份着重大眾集體運輸發展,忽略了公共小巴的生存空間;而且,紅色小巴沒有綠色專線小巴的長者乘車優惠計劃政策,導致其經營環境雪上加霜。王榮光表示,隨着公共小巴的營運環境每況愈下,很多牌主亦早以放棄牌照,而不少從業員亦轉行。

紅色小巴的生意額急劇下跌,部分路線乘客量寥寥可數

改變營運模式 尋求生存空間

張漢華認為若業界嘗試改變仍有信心能令營業額和牌價回升,但重回高位亦有難度。他指出,紅巴可嘗試參考綠巴的經營模式,如提供固定的路線、時間和班次、安裝八達通、接受政府監管等,並希望能參與政府的車資津貼計劃和長者乘車優惠計劃。他形容這種經營模式像「混血兒」一樣,集紅巴的彈性和綠巴的優點於一身,期望業界能踴躍參與,否則公共小巴便會面臨淘汰。張亦期望政府能考慮於深夜時間開放禁區,以增加公共小巴的生存空間。

張漢華指業界可嘗試參考綠巴的模式,並希望能參與政府的車資津貼計劃和長者乘車優惠計劃。

但袁志樂認為,香港作為自由市場,加上鐵路一直作為運輸發展的主幹,因此政府沒有必要再為公共小巴業界實施任何政策,唯政府亦需按市場需求定期檢示運輸政策以作適當的調整,例如早前為公共小巴增加座位的政策,相信已能為業界增加競爭優勢。

紅色小巴的經營範圍一般只限於傳統舊區,業界正促請政府考慮在深夜時段開放禁區以增加生存空間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港交所擬三招打擊殼股 殼股市場何去何從?

Facebook洩隱私 或被歐盟罰百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