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資助門檻高 戲劇界貧富懸殊

政府在最新一個財政預算案宣佈,給予文化藝術界超過二百多億元的新增資源,其中五千五百多萬元將用於支援九大藝團及多個由藝發局資助的中小型藝團。然而,有戲劇團體指申請政府資助的門檻高,且中小型劇團往往被忽略,令戲劇界出現「貧富懸殊」的問題。


《2018-19年財政預算案》計劃文化藝術界將獲得超過二百多億元的新增資源。

界別經濟總值增長 演員收入懸殊

2017年6月的香港統計月刊指出,表演藝術界別的經濟活動的按年增加價值為11.9億,相較十年前的6.6億上升近一倍。該界別在2015 年的就業人數為 5110 人,佔文化及創意產業總就業人數的 2.4%;同時,比2005年增加95%。劇團創辦人兼演員陳港虹稱,近年政府向戲劇界投放更多資源,令更多年青人踏入這個行業。

雖然整體價值及業界成員上升,但演員收入因人而異,舞台劇演員趙鷺燕表示舞台劇演員收入浮動大,初入行的新演員收益微薄。陳稱,一般戲劇系畢業生每次演出有1萬5千至2萬元收入,當中需時2個月排練,即平均月薪約1萬;而業餘演員僅數千元。

「最低一次試過演出只收到500元車馬費,也知道部分演員願意義務演出,希望增加經驗,有助未來爭取更多演出機會。」趙續道。

本地戲劇推廣不足 收費入場人次遞減

香港藝術界年度調查報告顯示,近年戲劇節目,包括話劇、音樂劇、偶劇、形體/默劇等,收費場次減少;但免費場次卻維持上升趨勢,五年度間增幅達4成。

此外,香港藝術發展局亦指出,2014/15年度戲劇類別中的音樂劇觀眾人次的升幅突出主要由於個別著名外國音樂劇節目上演。

香港藝發局亦出2014/15年度音樂劇觀眾人次的升幅突出,主要由於有個別著名外國音樂劇節目上演。

趙認為,與十年前相比,現時更難吸引觀眾付費入場看舞台劇,「大眾可以選擇的娛樂太多,在網上也可以免費看電影、電視劇,容易令他們覺得沒有必要付錢入場。」

2018年第46屆香港藝術節的9項戲劇節目中,僅2項為香港劇目。「政府一般會資助較大眾化、票房有保證的劇目,有些劇團走另類、冷門的路線就得不到支援。」趙表示香港政府在選擇資助戲劇時過於保守,甚至在外國劇目推廣上多於本土戲劇。

除此之外,香港人接觸舞台劇表演的渠道有限。舞台劇愛好者黃衛言表示本地劇團的舞台劇宣傳太少,「一般在路上、鐵路站很少看到香港的劇團表演宣傳。平日主要依賴朋友推薦,或面書專頁上獲得本地劇團的公演資料。」

2018年第46屆香港藝術節的9項戲劇節目中,只有2個香港劇目。

業界資助金額差異大 中小劇團發展受限

香港藝術發展局為籌辦非牟利藝術計劃的團體設有資助,計劃資助設有上限500萬港元。藝發局會根據申請表格上的預計開支、預計收入及可供運用的資源來釐定資助額。

香港藝術發展局為籌辦非牟利藝術計劃的團體設有資助,計劃資助設有上限500萬港元。

「香港的劇團可說是嚴重的『貧富懸殊』,中小型劇團獲得的資助遠比大型劇團少。」趙說。

陳指出,政府資助金額會以名氣納入考慮因素。「劇團每次演出都沒有利潤,最多只能達到收支平衡,聘請演員方面也要『碌人情卡』,降低演員的薪酬,盡量降低開支。」其劇團曾成功申請最多5萬5千元資助,但與整個演出的支出仍有很大差距,所以作為創辦人需依賴其他途徑,如擔任演員、導師的收入維持劇團經營。

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指政府計畫增撥超過六億多元,支援藝術團體發展及到包括大灣區在內的外地交流。陳表示自己並不抗拒大灣區的交流計劃,但仍希望劇團主要留港發展,並需要看更詳細的計劃內容,才計劃未來發展方向。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樓換樓」重建合作社 安置問題有待商榷

Bambu: AI cannot replace finance experts in Fin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