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本港智能快遞櫃發展緩慢

香港近年引入了一種名為智能快遞櫃的快遞運輸方式,不過商鋪租金高企、設立成本高回報慢,智能櫃鋪設點少,加上宣傳不足,市民接受程度低等皆影響本地智能快遞櫃的發展速度。

智能快遞櫃在港發展受限制

物流一直是香港的四大支柱行業,不過香港的智能快遞櫃發展卻遜于市場預期。根據內地速途研究院調查顯示,2016年中國的快遞業務量突破300億,智能櫃市場規模已達95億人民幣,智能櫃已佔接近當地市場的三分一。相反,香港最大的物流公司順豐旗下的順便智能櫃公司,目前只有約300個智能櫃置於新界九龍港島各大屋苑和商場。另一間智能快遞櫃服務商有格生活公司也只有80個櫃分佈於本港,智能櫃發展在本港仍處於起步階段。

有格生活公司產品經理吳沛謙指出,香港電子商貿平台市場發展相對緩慢,租金高企及置放智能櫃的位置涉及多方面規管,例如需得到業主立案法團的批准和符合消防及建築條例等,阻慢本地智能快遞櫃發展。

智能快遞櫃被認為是解決最後一公里物流難題的最好辦法,不僅價格優惠,約為送貨上門價格的二分之一,而且提供24小時服務方便市民寄取快件,減少因工作繁忙而不能與快遞員約快件時間的情況。當快遞放在智能櫃里,就會給收件人發送取件密碼或者二維碼,只有取件人輸入密碼才可以打開,對於寄存在保安處或者便利店較安全。

家在樂富的張小姐說因為經常要加班到深夜,一般的門市自提點早已經關門,而且門市自取有三日時間限制,三日之內未取就會將包裹寄回發貨地,感到好麻煩。現在樂富地鐵站設立快遞櫃,回家時候就可以順便取包裹,非常方便。

重資產投資 憂回報週期長

經營智能快遞櫃需考慮資金及盈利回報等多方面因素。有格生活公司會與不同的網絡銷售平台如Baby Kingdom、便利店和物流商如Dimbuy等合作,採取利潤分成的盈利模式及相應其他服務例如提供投置廣告位置、手機充電以及智能繳費服務等。吳指他們賺取利潤的方式是根據與物流公司計算使用率,按服務比例收取費用。譬如:一個包裹的快遞費為30元,若他們作為智能櫃運營商則按服務比例賺取約10元的服務費,物流商賺約20元 。

吳更表示智能快遞櫃有機會在營運上虧損,而投資期亦較長。香港智能櫃每台的成本包括運輸費、海關稅等大約需5至6萬港元一台,而三呎地方的租金通常需要5千港元以上,佔收入30%左右。因此營運商若需要置入大批智能快遞櫃,屬於設備重資產投資,需要投入大量資金,回報週期較長。

智能櫃自取形式仍未普及

目前香港對於智能櫃的宣傳不多,大部份港人仍選擇傳統方式包括送貨上門或工廈自提領取包裹,以智能櫃作為自取點的方式並不普及。本地物流公司 Funlala 負責人梁經理說:“和順便智能櫃合作不足一年,截至目前為止大約只有一千人會選用快遞櫃,大約只佔公司物流的5%”。

梁認為智能快遞櫃在香港發展緩慢,但同時為物流業開拓一個新的方向,讓市民有更多的選擇,而且智能櫃具有價格競爭優勢,是送貨上門價格的二分之一左右。他續指智能櫃的24小時自取模式,方便市民自取,同時亦提高公司效率。

有格生活公司的吳沛謙稱香港人對智能櫃接受能力較低, 還需要在智能快遞櫃上做教育投資和市場推廣,讓更多人了解智能櫃的實用便利。他建議可以向學校提建議在校園或者宿舍範圍設立智能櫃,從年輕一代開始推廣。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電訊商搶物聯網先機  助發展智慧城市

【Local】Reservation apps match empty tables with empty stoma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