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

貨櫃住宅無規管 存另類危機

香港的房屋問題嚴峻,差餉物業估價署最新公佈本港樓價連升11個月,並連續4個月創歷史新高。特首梁振英上任4年半來樓價升52%,基層市民根本無法置業。而低下階層更可能要入住另類房屋如劏房、籠屋,甚至露宿街頭。但近年有人帶起「貨櫃」之潮流,向各界租售貨櫃作展覽、創業、住宅,甚至教學用途,其低價吸引不少市民。貨櫃屋Markbox店主之一鄭嘉樂說:「政府對於臨時房屋未有任何定義,也沒有法律規管,灰色地帶太多,很難說有沒有犯法。我們的確在走法律罅。」實際上,貨櫃住宅有機會釀成危險,並且違法。

助年輕人創業 改裝貨櫃提升室內空間

鄭嘉樂表示年輕一代對空間需求大,他與合伙人想到結合物流及建築,由去年4月起經營貨櫃屋。他指買家、租客可分為三類,分別是用作臨時展覽、辦公室、住宿,甚至教學用途。現時透過Markbox購買標準貨櫃(8呎x20呎)價錢為4萬8千元,大約有3百至5百平方呎。而出租貨櫃的價錢為購買價的6至7成,多用於臨時展覽用途。鄭嘉樂說:「我們主要想幫助缺乏空間做生意、住宿的人,利潤並不豐厚。運輸費用是海鮮價,所以每單大概賺取1至3成不等。」

貨櫃屋業主吳偉明指去年從Markbox購入兩個貨櫃,分別用於經營辦公室及臨時倉庫。吳先生說:「香港的樓價連續七年是全球最難負擔,小本經營的生意又如何花得起數百萬購置舖位或抵抗每月倍增的租金。貨櫃屋很實際,十萬元兩個貨櫃包括裝潢,抵!」另一位業主王家俊(化名)說:「我把貨櫃屋租給有需要住戶,他們都認為貨櫃住宅比劏房質素高。」

貨櫃住宅存在潛在危險 售賣商稱無責任處理

城市大學建築科技學部張少雄教授指貨櫃屋有另類危機,屋主可能會不為意。張教授:「貨櫃住宅沒有地基,假如打颱風,有可能會倒塌,引起風災。而且地面沒有承托力,若貨櫃住宅越建越高,地面的泥會鬆,下雨的時候可能引發地陷。」他認為此類問題難控制,加上貨櫃住宅並未列入受監管的房屋,使用者沒有得到額外的房宇支援。

香港測量師學會前副會長何鉅業表示,貨櫃屋比劏房更危險,因為欠缺防火分隔及走火通道,火警發生時貨櫃會立即引起大火。他又指沒有被政府納入監管的房屋缺乏污水處理設施,違反《建築物條例》及土地用途。

鄭先生則表示他們只是售賣貨櫃的媒介在滿足客人需求,其他問題均不由他們過問。鄭先生說:「貨櫃有隔音、隔熱功能,但實際的防火措施則由業主自行處理,我們只會在旁提點。假如他們沒有跟足政府指引而引發任何問題,我們沒有責任。」另外,他提到用於辦公室、展覽等的貨櫃暫時都沒有問題,但作住宿、酒店用途就難說。鄭說:「會再三提醒買家,最後決定權在他們手上,我們無權亦無責任過問。當然,至今仍未接獲通知指我們出售的貨櫃有問題。」

黃國桐律師稱如該建築物屬諱法,業主要承擔法律責任。業主吳先生說他從未擔心有任何問題。吳說:「不能擔心太多,過於膽小會一事無成。我有跟從政府規定做每一個決定,防火措施都有做好。賣家稱有問題可以隨時吊走貨櫃。」

無專業人士監督製作 安全問題成疑

鄭先生表示貨櫃由內地生產商製造,根據客人要求加建廁所、廚房或其他設施。鄭先生:「其實貨櫃生產完全不屬於建築業,不需要得到任何認可,也不須要任何專業證明,只要從廠家角度生產。」見習工程師梁桓燨先生指貨櫃住宅肯有潛在安全問題,他說:「沒有圖則監察蓋建過程,完全不會知道它的建築問題。」張教授指貨櫃住宅屬於改建,跟原先只作存貨的性質不同,應由專業人士操作。

政府靜待火苗熄滅 暫未有立法打算

發展局的公報指由於涉及不同的執法部門(包括地政總署、規劃署及屋宇署),而各部門權責不清和互相推搪,以致該等個案未獲有效處理。鄭先生指政府完全沒有就貨櫃住宅作任何法律上的定義,他承認正在走灰色地帶,但他寧願政府定義何謂「臨時房屋」及有明文規章,令他們有法可依。他說:「即使在報關上,香港政府也毫無措施監視。在中國出口要報關,入口香港卻無須申報,任何貨櫃都可自出自入,很難令人不看準此等法律漏洞。」鄭先生透露,現時全港只有社會服務聯會在跟進貨櫃住宅個案,它屬非政府組織,暫時未見政府作任何干涉。鄭先生提到若政府全面禁制貨櫃住宅,他們會專心向貨櫃展覽方面發展。

張教授:「香港就像一個老人,滿身大病不可能一次過醫治。正常都會先處理直接影響生命的部分,腳痛、手痛先擱置一邊。」他認為政府暫未有足夠資源處理這陣狂熱,所以慢慢等問題凋謝。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沽空機構「鍾意」內地企業 盈利同時有監管

新世界推樓盤參與「大學畢業生首置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