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場

沽空機構「鍾意」內地企業 盈利同時有監管

自2010年成立以來,沽空機構渾水對多家上市公司提出質疑調查報告,使得這些公司股價在短時間內急跌,其中包括東方紙業(AMEX:ONP),嘉漢林業(TRE.TO ),福建分眾傳媒(FMCN)等企業,甚至曾使綠諾科技(RINO)退出納斯達克市場。有趣的是,渾水大多沽空的為中國的上市公司。

沽空機構狙擊內地公司

渾水曾沽空二十一間公司,其中中國公司佔了十二家。新加坡國立大學金融學博士傅抗抗表示:「美國對於沽空的要求比較高,此外美國市場比中國市場要透明很多,所以美股不容易被沽空。」內地公司的監管制度較寬鬆,使公司資訊透明度較低。A股市場的封閉阻礙了沽空公司的監查,這也恰恰成為了滋生公司作假的土壤。然而公司一旦在港交所上市使透明度增加,沽空機構便可以根據公司的年報以及業務的評估判斷該公司是否造假。

渾水自成立以來,一直專注於沽空業績造假的公司,一旦鎖定目標,便會借入大量該公司的股票。當消息公佈後,公司的股價下跌,便會以低價買入大量該公司的股票還給借貸人。其中的差價便是此類沽空公司的利潤。

沽空機構具監管作用

沽空機構一直在尋找沽空對象獲利,在某種程度上可說是股票市場的警員,監管著各家公司的營運,一旦發現造假,會發佈質疑調查報告,提醒投資者該公司存在風險。香港浸會大學李春祥博士指出:「沽空機構的本質還是公司,其目的主要還是盈利,但這樣的公司在他們盈利的同時也起到了對市場監管的作用。」

去年12月,渾水發表聲明稱輝山乳業公司(6863)市值幾乎為零,並稱其為騙子公司,當天輝山乳業股價跌逾2%後宣佈停牌。隨後公司發表聲明否認渾水對其的指控,並在三日後復牌,當晚收盤2.79元,上漲1.45%。今年3月24日,輝山股價驟跌近90% ,在一小時之內蒸發300多億港元,被港交所停牌。

從停牌到複牌,再到如今的股價驟跌又停牌。渾水發佈了做空聲明卻並沒有引起監管機構的足夠重視,可見政府仍缺乏對於股票市場嚴謹審慎的監管力度。香港中文大學助理教授蔡達銘指出沽空機構從某種程度上說,其實也是在確保股票市場的良好運營。他續指,雖然沽空機構的報告影響公司股價,但其發出的報告使投資者瞭解了更多的資訊,確保了股票市場的良好運作。

引起恐慌,獲取利潤

雖然沽空機構獲得褒獎被認為一定程度維護了市場運作的公開合理性,然而正如李春祥博士所言沽空機構畢竟是以盈利為本質的。

據明報報導,證監會於2016年10月20日 裁定沽空機構香櫞創辦人Andrew Left被禁止5年內在香港買賣證券。原是由於2012年6月其發表的對恆大地產(3333) 的研究報告,披露虛假或具誤導性的資料,誘使股東開始恐慌性拋售,香櫞從中獲利。

盈利雖多,風險也大

沽空機構盈利的本質是期待股票價格下跌從而賺取差價獲利。除了股票價格有可能在消息公佈後不跌反升。另一方面,股票下跌的價格是有限的,而股票上升的價格確是無限的。由此看來沽空機構沽空的風險是極大的。

例如,香櫞於2016年稱特斯拉股價年底將跌至100美元,然而特斯拉如今股價從186美元攀升至278美元,同年六月,香櫞宣佈科慕公司瀕臨破產,科慕股價卻由8美元上漲到如今38美元。

李春祥博士則指出未來在香港上市的大陸公司會越來越多,所以這些沽空公司在未來的盈利會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眾安保險首日招股孖展近500億

貨櫃住宅無規管 存另類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