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場

回報低 欠監管 港發展綠色金融遇阻力

全球綠色金融興起,港府近年亦開始推動該產業的發展。繼2016年五月香港金融發展局公佈《發展香港成為區域綠色金融中心》報告後,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亦於《2017/18財政預算案》中,指出本港「已具備成熟條件發展綠色金融」,並將加強向金融業宣傳。至於業界,去年領展(0823)和港鐵(0066)曾分別發行5億美元及6億美元的「綠色債券」,前者更獲四倍超額認購,反映市場對綠色金融產品需求大增。然而相比外地,有學者認為本港的綠色金融仍然處於起步階段,同時本港亦欠缺機構專責監管綠色金融產品,以致對投資者保障不足。

 

港府欲推動 人士認識不足

「綠色金融」泛指為可持續發展,低碳及能抵禦氣候變化的項目和產品、企業集資以及投資。2015年《巴黎協議》通過後,中國、英國、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及印尼等地陸續發展綠色金融。2016年全球綠色債券發行量約501億美元;去年中,中國21家主要銀行綠色信貸餘額達7.26萬億元,佔各項貸款的百分之9。英國的綠色投資銀行(Green Investment Bank),其主要職責是推動資金流入低碳產業,去年提供10億英鎊資金用於收購海上風電項目股權,以刺激英國海上風電之發電量。此外,英國四大銀行之一萊斯銀行(Lloyds Bank)於同年三月,推出10億英鎊綠色房地產信貸基金。

 

香港金融發展局秘書處總監陳家聰指,雖然現時環球綠色金融市場競爭激烈,但相信不會阻礙本港發展:「香港作為全球集資中心之首,最主要應該推行國際綠色債券,亦可以發展綠色信貸、綠色基金,或是建立綠色投資者網絡。」他補充,中國已發行190億美元的綠色債券,佔全球市場將近四成;其中百分之85至90來自外資集資,「香港作為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樞紐,應有很大機會爭取內地綠色債券在港發行。同時,綠色也是亞投行的三大目標之首,香港應該把握好『一帶一路』為本地帶來的機遇。」

 

香港理工大學管理及市場學系教授布斯托(David Broadstock)則表示,政府的推動為發展綠色金融帶來機遇,但還要讓更多相關的專業人士認識這個產業,譬如本地大學可開設相關的課程。

 

回報偏低 投資者或卻步

2015年標準普爾「綠色債券指數」指出與普通債券相比,綠色債券總回報率偏低,只有百分之1.17。布斯托教授認為多數港人能接受綠色金融概念,但目前本地投資者仍對該市場保持觀望態度:「投資者的投資項目若要從一般產業轉為綠色產業,他們在考慮到綠色產業回報低的同時,也會看該投資會否為其帶來高風險。」

 

本地企業近幾年逐漸重視可持續發展,香港理工大學可持續發展研究管理中心去年發佈第二屆香港企業可持續發展指數,結果顯示本港企業的整體平均分較上年增長百分之12.18至55.44。布斯托認為近五年來投資者對綠色產品的要求越來越高,遂預料市場發展潛力大。陳家聰則直言投資者應該改變對綠色金融低回報的認知,重視發展綠色金融給可持續發展帶來的影響。

 

綠色金融界定模糊 本港監管未成熟

對於如何有效劃分綠色金融產品,陳家聰坦言因為香港現在沒有一套明確標準:「其實世界各地都有對綠色金融的規定,不過這些規定各異,現在本地的綠色債券都是通過證監會一般的條例發行,至於其是否綠色,是根據公司自己使用的定義。」不過,他指現實時國際間有一套《Green Bond Principles》受較多人認可,因此港府如有需要設立相關法規,亦可參照該文件。陳又透露金發局已經成立綠色金融小組,並負責研究本港綠色金融的發展方向。

 

理大市場學系教授布斯托則認為,現時本港缺乏對綠色金融的監管機構:「由於綠色債券的投資額都比較大,因此一旦是公開項目,當局便需監管。」另外布補充,綠色信貸和綠色保險因其額度較小,有部分投資者利用綠色信貸提供低利率,將該筆貸款投資在一些非可持續發展的產業。因此他擔心此舉或有違綠色金融之原意。

記者:張心怡

編輯:吳文軒

 

留言

工傷賠償存漏洞 僱員僱主皆受累

特許經營助創業 搶市場易招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