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監管兼風氣弱 港眾籌發展受阻

眾籌平台近年成為初創企業融資新寵,世界銀行報告指2015年全球眾籌集資總額已逾300億美元。至於本港眾籌活動正處於起步階段,惟港府現時未有保障眾籌投資者的法例,加上眾籌風險高、在港風氣未成熟,預期眾籌在香港的發展將持續滯後於外地。

 

展示實體眾籌產品  概念店冒起

眾籌是指融資者透過社交媒體,向投資者展示產品概念或原型,以此籌集小額資金,當中以回報眾籌、股權眾籌及捐贈眾籌等較為普遍。現時全球較知名的眾籌平台包括 Fringebacker、Indiegogo,以及今年九月進入本港市場的美國眾籌網龍頭 Kickstarter等。眾籌項目五花八門,當中遍及房地產、創科及出版音樂等範疇。世銀報告顯示,2015年全球眾籌集資總額為344億美元,並預測2020年將達900億美元。相比一般初創企業常用的融資途徑如私募基金,每年平均資總額只有約300億美元,可謂增長驚人。

眾籌平台進軍香港後發展相對緩慢,最近又受到內地眾籌網負責人走數的負面消息影響,一般市民對這種投資方式的接受度不高。本港首家以支持眾籌概念的實體店就應運而生。去年Backers在尖沙嘴開業,擔當眾籌概念的中介角色,專門在眾多眾籌平台裡物色較出色的項目產品原型,在店內向投資者展示以及銷售。Backers創辦人之一的吳文俊表示,港人可能受早前有關眾籌的不良消息影響,質疑眾籌項目的可信度,對眾籌融資欠信心。他指「儘管現時多了人知道眾籌,但知而不行的人佔多數」。

另一方面,他認為由於眾籌風險高,不護大部分港人接受,以致眾籌平台起步落後於歐美地區。 他說很多港人視眾籌為訂購產品,但事實上眾籌是投資初創企業,讓他們有資金研發新穎或具發展潛力的產品,並非所有項目最終都會有成功的產品出現,因此風險相對其他投資大。港人習慣親身接觸到貨品才願意購買,所以眾籌此類「先付費、後收貨」的商業模式難以在本港普及。

吳指設立 Backers 之原意除了透過眾籌集資以銷售產品外,同時希望讓融資者可於眾籌之前或中期階段,在實體店將產品原型展示或供投資者及消費者試用,以減低他們對眾籌產品的疑慮。他更指:「如果有成熟的需求,便可促使業界成立組織,從而令政府有更大動力發展眾籌」。

 

保障不足  學者業界籲投資者「做足功課」

早前內地眾籌網站「e租寶」因負責人挪用逾500億人民幣,導致90多萬人損失,眾籌集資對投資者的保障成疑。對於如何避免誤墮眾籌騙局,城市大學商學院客座教授陳鳳翔建議投資者儘量選擇回報形式的眾籌。他指基本的回報或實物形式的眾籌,本質就是團購或預購,金額不大;至於債權或股權的眾籌,投資者對融資者及中介平台都不認識,相關法例監管仍未起到保障,部分甚至在境外進行,如此投資可免則免。

陳補充,投資者應選擇大型眾籌平台:「投資者若找一些信譽較好、規模大的眾籌融資公司,即使一旦受騙,金額也是可承受範圍」。他指,現有法例未能在保障投資者及發展眾籌之間取得平衡,可能是導致港眾籌市場起步較慢的原因。他提到:「歐美眾籌起步較早,如 Lending Club、Zopa 等;相關政策如美國的 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 (JOBS) 已於2012年通過立法。」當局可參考JOBS,以及內地去年八月推行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規管涉及股權或債權交易的眾籌項目。

吳則認為投資者在投資前,須充分了解眾籌項目,並指出「始終沒有平台會『寫包單』保證投資者能得到回報,眾籌平台亦會為自己訂立聲明,萬一出事他們都不會負責。」他又指目前並未有清晰界定哪個政府部門,專責監管眾籌平台:「究竟由消委會、證監抑或是警方負責監管,現時並未有清晰的定義,然而當局有需要設立監察部門,以及透過立法保障投資者」。

記者:吳文軒

編輯:冼樂欣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上市改革惹爭議 審批權歸何處?

【緬甸專題】緬幣匯率受壓 一年跌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