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經

中資出海升溫 民企首超國企

中國跨境併購與對外投資持續增長,「走出去」的主體由國企轉變為民企,涉足的行業亦發生了變化。根據中國商務部數據,今年前九個月,中國企業海外併購實際交易金額674.4億美元,比去年全年併購的交易額還高出百分之24;前三個季度的對外直接投資額為1342.2億美元,同比增長逾五成亦已超過去年全年數額。

跨境併購民企佔主導

經過連續13年的增長,2015年中國對外投資額首超境外對華投資,成為資本凈輸出國,對外投資規模亦首次躍居全球第二。民企在跨境併購中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2016年上半年,中國民企進行海外併購的交易金額首次超過國企。根據普華永道發佈的報告,中企對外投資額的增長得益於「A股市場暢通的融資通道和快速增長的財務投資者」。

不過,民企向國內商業銀行的融資難度相對高。在北京經手過多宗併購項目的林女士表示,利率較低的國家開發銀行及進出口銀行大多為國企提供資金支持——尤其是航天技術、能源等關乎國家戰略的併購項目。世貿組織創始成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顧問施雅德教授表示,一些進行海外併購的民企負債率較高。當融資成本上升時,對外投資的企業須關注自身的債務水平,避免高負債率的潛在影響。

中國企業積極探尋資本「走出去」的途徑,此類交易先前大多集中於石油礦產等自然資源; 近兩年投資行業卻發生了變化。以2015年的海外併購為例,製造業領域的併購數目和金額最多,信息技術類產業次之,消費與文化娛樂產業成為海外併購新的增長點。

安永報告指出,中國通信企業在政策號召下加速海外佈局。今年4月,中國虛擬運營商分享通信以2億美元收購尼日利亞電信運營商GiCell百分之80的股權,成為民企收購海外電信運營商的首例。

瑞信預料,中企海外併購熱潮仍將持續,預計2017年有更多關於互聯網、傳媒等新經濟領域的併購項目。推動海外併購增長的因素包括「一帶一路」政策推動、內地銀行的資金支持。商務部資料顯示,前九個月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達1478.2億美元,在「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新簽合同額約佔總額的五成。此外,中國的私募基金強調海外運營與境外資產配置,亦助推海外併購。

對外投資具挑戰

今年前九個月,中企在美國進行海外併購的實際交易額最多,達162.4億美元;其次為開曼群島和香港。同一時期,中國前十大海外併購交易中有九宗交易的目標公司位於歐洲和北美,一宗位於澳洲。

從中企對外投資的目的地來看,併購及大額投資主要集中于歐盟及北美,而對拉美的投資佔比較小;若除去加勒比海域中諸如開曼群島、維京群島等「避稅天堂」的角色及投資中轉等因素,中企在拉美的實際投資存量約百分之5,為各大洲最低。

這一現象主要緣於中企對拉美市場缺乏了解及規避新興市場風險。 施雅德認為,兩地存在信息真空,導致中國對拉美市場的優勢不了解,亦使得目前中資對拉美投資限於基建及採礦領域。

信息交流的欠缺亦影響對外投資項目、合約的成敗。十月中下旬以來,印度、墨西哥、哥倫比亞等國分別針對產自中國的彩塗板、瓷磚、不鏽鋼套管等產品開展反傾銷調查。另外,工程停擺、項目叫停等現象近年時有發生,比如2015年,以中國鐵建為首的國際聯合體中標墨西哥高鐵項目後,墨西哥方宣佈撤銷結果並無限期擱置項目。施雅德分析,資本雄厚的中企有時過於志在必得,在對外投資時未與各方進行充分溝通;墨西哥高鐵項目未能成功的原因之一即在於交流機制不完善,談判未能解決墨西哥國內的質疑。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樊綱在報告中表示,中企尚處於「走出去」的初始階段,須更多了解投資地的法律、政策及宗教文化。目前駐外使領館較少能在這些方面為企業提供專業的信息和服務,施雅德認為中企向外發展需要政府更全面的支持。

針對對外投資令資金流失的擔憂,樊綱認為,國內經濟正處於調整期,產能過剩,對外投資增加為正常現象。他亦提到國內高儲蓄率與對外投資增長有直接關係。


記者:姚宇欣
編輯:黃靖茹

留言

長江基建加碼英國投資 法院裁決增添脫歐變數

港紋身展規模漸擴大 中外紋身師握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