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場

人民幣短期仍受壓 但下調幅度有限

距「8.11匯改」已過去一年,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下跌約百分之八。其中英國公投脫歐之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两個月內下跌百分之1.3。人民幣將於今年10月1日加入國際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中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鄂志寰表示,這將刺激各國央行對人民幣資產配置的需求,加之「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諸多因素都將穩定離岸人民幣市場。互聯網黃金投資消費平台黃金錢包首席研究員肖磊表示,「從基本面看,加入SDR後會推動國際市場持有人民幣的信任度,但這種利好是一種長期的過程,人民幣仍然會在可控範圍內雙邊波動。」

人民幣資產受歡迎

據中國國債登記公司最新數據,6月份境外機構持有人民幣債券6,635億元(人民幣,下同),為歷史新高。這一數據較5月份猛增401億元,增幅亦創歷史新高。據香港金融管理局數據,6月份跨境貿易結算的人民幣匯款總額為4,592億元,較5月份上漲百分之十;但7月數據較6月下降百分之11,回落至4,075億元。

不過,由於離岸市場人民幣資產供應不足,許多債券的孳息率都被壓低。中國財政部在英國發行的三年期30億人民幣證券於6月在倫敦交易所上市後獲得兩倍超額認購,發行利率較初始詢價調低12個點子至3.28厘。財政部在今年下半年預在香港發行280億人民幣國債,其中第一批140億離岸人幣國債已於7月7日發行。雖然所有年期孳息率均低於二級市場及市場預測,但仍超購2.15倍,錄得441億申購額。

值得一提的是,8月31日,世界銀行在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了五億SDR計價債券(約合人民幣46.6億),即木蘭債。這是首隻以人民幣結算的SDR債券,其年期為三年、發行利率為百分之0.49,獲得2.47倍認購。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梁紅表示,首批SDR債券用人民幣結算,可增加人民幣在金融結算中的使用,而對沖SDR風險敞口(risk exposure)必然將增加對包括人民幣在內的SDR籃子貨幣的使用。「短期內人民幣雖不會對美元主導地位構成挑戰,但卻有足夠空間和潛力在國際交易中獲得更廣泛的使用。」

人民幣受下行壓力 基本面仍良好

大量資本外流,央行的外匯儲備也持續縮水,這些因素給人民幣走勢帶來下行壓力。央行數據顯示,七月末外匯儲備餘額為3.2萬億美元,較2014年的最高水平下跌約百分之18。此外,受美元走強趨勢影響,本港人民幣存款量持續下降,人民幣資金池萎縮對於提振人民幣匯率信心影響負面。據金融管理局數據,截止今年7月底,本港人民幣存款量按月減少百分之6.2至6,671億元,為近三年最低水平。

肖磊補充,「整體看人民幣和美元之間存在週期性差異,人民幣在降息週期而美元在加息週期,而且人民幣兌美元整體還處於下跌中,所以SDR對匯率週期波動的影響不會太大」。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稱,市場對下次美聯儲加息預期增強時,人民幣匯率貶值壓力或將加劇,但美元重啟升息對人民幣匯率貶值的影響料弱於去年年末。

各大金融機構預測人民幣年內會貶值百分之0.3至百分之三。中銀國際預期今年年底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價將至6.7,摩根大通則維持6.75的預測,瑞銀更預測年底會探至6.8,而瑞士信貸預測未來9個月內會跌至6.9。截至8月31日,人民幣對美元在岸匯價為6.6786,離岸匯價為6.6896。

中國副財長朱光耀在八月末接受央視訪問時稱,「人民幣長線不存在持續貶值基礎」,因為中國經濟基礎面良好且韌性強,經濟發展反彈力度大。肖磊亦指出,人民幣匯率的基礎是內地經濟,目前受內需潛力較大和產業結構綜合支撐,很難像俄羅斯盧布、巴西雷塞爾一樣暴跌,「人民幣仍然會在可控範圍內雙邊波動。」

離岸人民幣小貼士

離岸人民幣匯率與在岸不同,前者受環球經濟局勢影響很大,而後者主要受央行政策影響。離岸人民幣日均成交額是在岸的五倍以上,但因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交易(NDF)和進出口企業貿易結算的存在,通常兩者的差價不會很大。

鄂志寰表示,雖然離岸人民幣匯率受政策影響比在岸小,但其發展仍主要受政策驅動。從2007年央行允許內地金融機構在香港發行離岸人民幣債券(即點心債),到2011年實行的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計畫,包括自貿區、滬港通、深港通、滬倫通及「一帶一路」等政策都會給人民幣在跨境證券交易、貸款等方面使用帶來機會。

記者:宋歌

編輯:李寅舟

 

rmb trend 1year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數字音樂平台上市難 盈利模式待創新

倫敦置業危與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