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打工新人類

「打工」是大部分學生投入社會後的必然選擇,但現今的學生比他們父親那一代人有更高的學識和更多的自由,卻少了負擔;加上互聯網等電子工具協助使資訊流通無遠弗屆,畢業生「打工」無論在時間、地點、與形式都不再拘限於朝九晚五的寫字樓合約上班族。以下將從上述層面探討這批打工新人類。

臨時工漸趨興旺 學生「炒散」成風

年輕人崇尚自由,臨時工(俗稱「炒散」)的工作時間較具彈性,時薪亦相對傳統月薪為高,部分更可即日現金出糧,吸引不少人作為副業,甚至全職。專門提供炒散工作的中介公司亦應運而生,工種以餐飲行業最多,填補前線人手不足的問題。

 

「炒散」市場求賢若渴

目前市場炒散職位,主要集中酒店及餐飲業,其中以侍應及洗碗工請人最為困難。既然難以聘請長工,僱主便退而求其次,改為聘用臨時工。據食環署及統計處數字,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三年,持牌普通食肆牌照數目由8,561間增加至8,926間,增幅不足5%;但同期餐飲服務業職業空缺數目卻由7,383個,增加至13,003個,增幅76%。餐飲業工人明顯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

除餐飲服務行業外,僱主亦會因應旺季、節日或宣傳活動而招聘臨時工擔任活動助理及模特兒,此舉令人手分配更靈活有彈性,故令臨時工需求大量湧現勞工市場。

 

中介公司成商機

因應「炒散」市場,各式各類的中介公司相繼掘起,其中BLUEZ LTD 於2013年成立,在網上社交平台Facebook開設的專頁「酒店業炒散超級大聯盟-藍志明線」有1.8萬人讚好。BLUEZ 總裁藍志明表示,與其合作的餐廳和機構逾200間,期下臨時工有1萬多人,而最近和Causal DB 合作的炒散應用程式中,約有二千多人登記求職。

隨著公司發展規模越來越大,管理大量臨時工和招聘告示成為一大難題。「以前會使用WhatsApp群組發放職位空缺的告示和聯絡臨時工上班,但由於數量太多,推出Apps可方便管理和發放資訊,利於溝通。」該程式更有報更功能,輕鬆一查便知道臨時工有否準時工作。

一般餐廳和機構會給一筆資金中介公司營運,中介公司再找「聯絡人」負責跟進餐廳員工的人手分配甚或給予營運意見,營造勞資雙方均舒適的工作環境。

至於中介公司收取營運資金方面,需視乎餐廳所需的員工數量和工作的難易程度而定,每次收取的價錢約5百至2萬元不等,例如洗碗工較難有人應徵,收費就會較高。而中介公司扣除開支後,每月有約五位數字收入。

 

另類臨時工―工時零售

除了傳統餐飲業的臨時工外,本著「時間就是金錢」概念的SpotHelp亦打入香港。韓星演唱會、中港足球大戰等,往往需要長時間輪候買門票,而其公司正是聘用臨時工代客完成各類個人生活事務來賺取收入。

SpotHelp從一間向來支持本地離線商務模式(online-to-offline“O2O”)的基金會Jaavis Labs以及其他天使投資者中獲得100萬美元的種子基金創立平台,用戶可透過發送短信如WhatsApp、Facebook的電子私信媒介和以電話聯絡SpotHelp,以完成各種日常瑣碎事務和服務。

今年6月才成立的SpotHelp目標打破現有O2O模式,只需透過Whatsapp與接待員對話便可查詢或購買代辦服務。現時公司的主幹團隊有十人,而為SpotHelp服務的「使命英雄」(Task Hero) 現有三百多人。公司只營運數月,被問到公司目前的財政狀況,創辦人Tamin只回覆指目前公司業務正快速增長中。而根據SpotHelp的官方介紹,除了開拓香港市場,亦計劃打入在澳洲、印度及新加坡的個人服務平台市場。

SpotHelp的主要支持者Jaarvis Labs在香港主要集中投資在線業務,為新創公司提供種子基金。Jaarvis Labs目前為 6間新創公司 (start-ups) 如Scribe a Store 和 Jaarvis Accelerator的投資者,最近投資新創公司除了SpotHelp,同時還有主攻本地一個送禮物App PRESSIE 。Jarrvis Labs 總裁及創辦人之一的 Gabriel Fong亦是GoGoVan前執行主席,帶領GoGoVan從Facebook及人人網籌得次輪資金。

 

「炒散」欠保障 

「時間合適就用WhatsApp通知(中介公司),對方立即回覆有沒有位置,好方便!」現為大學生的方先生從事「炒散」工作兩年,他指臨時工自由度較大,亦可以體驗不同類型工作。正因如此,炒散行業吸引不少年輕學生加入。「臨近節日,很多公司更願以高價聘請散工,時薪可高達100元以上,十分吸引。」

雖然如此,從事「炒散」工作其實不受《僱傭條例》保障。僱主為了避開提供員工保障,而看準「四一八」的法律漏洞,刻意安排員工非連續性地上班及聘用少於三個月的短期職位。換句話說,中介公司首三個星期任由散工自行編更,但第四星期就不可工作超過十八小時,令僱員未能達到勞工處「四一八」的標準。如此便沒有各種基本保障和福利,如有薪年假、勞工假、病假等。

此外,僱主會認為臨時工的能力並非等同長工。若將來想應徵長工,「炒散」工作經驗未必能填寫於履歷表上,減低僱主聘請的意願。另外臨時工收入不穩,亦會影響置業及銀行貸款審查等。

 

記者及攝影:黃靖茹 陳衍澄
編輯:王俊生 鄧君瑜

留言

配對基金救旅業成疑 訪港旅客料難增

Freelancer常被壓價 只能坐以待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