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西港線開通 西區有得有失

耗時五年、耗資185億港元的港鐵西港島線在2014年底正式通車,由上環延伸至堅尼地城,目前停香港大學與堅尼地城兩站,而西營盤站因還沒竣工要《飛站》。西港線自上世紀60年代即出現在政府規劃裡,但直到2009年才正式動工修建。西區是香港最早發展的地區之一,在香港鐵路網絡建造前,西區的發達程度也一直高於港島東區。

然而,自港鐵通車後,東區具有西區所不具備的便利交通,帶動該區發展超越西區。當西區居民在2014年的歲末終於迎來家門外的港鐵,此時鐵路的開通不僅帶來了高速發展的可能,也意味著該地區舊有面貌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改變。

西區因港鐵重振輝煌?

隨著西港島線的開通,西區,尤其西環一帶,有理由期待不亞於東區經歷過的地鐵效應。1990年代開始,西區已陸續發展數個沿海高尚住宅項目,在該地區置業居住的外籍人士也不斷增多。 西港島線開通后,預計將繼續有發展商興建高尚住宅,西區從而很可能成為豪宅集中的發展區。

與地鐵配套的基礎設施也將服務西區居民。堅尼地城的小巴站、天橋,西營盤的自動扶手電梯等與西港島線同時施工的設施令這一區域的居民出行更加便利。西港島線通車的慶祝典禮上,特首梁振英提到特區政府補貼港鐵公司的127億港元,稱這項非經常性補貼「並不是一個商業上的投資,而是一個社區、社會的投資」,會被用於西港島線周邊區域的社區專案中,包括重置游泳池等具體的體育文娛設施,令中西區居民享受更好的居住條件。

除了基礎設施的更新,多條路面交通線進行重組,從而使巴士或小巴與地鐵接駁,方便居民選擇交通工具出行。西港線開通后西區居民乘坐港鐵前往中環、銅鑼灣等地的時間比之前乘坐巴士或小巴節省15-20分鐘。 住在西環桃李園的Vivian Zou在中環工作,西港島線開通后她通常選擇地鐵作為往返住所和公司的交通工具。「坐地鐵很方便,從家走六、七分鐘就到香港大學站。地鐵在時間上也有保證。以前一般坐巴士,如果時間緊可能會坐的士。」

雖然西營盤站暫未開通,但受西港島線影響,該地區遊客明顯增多。順著山道而上的靜謐老城變得有活力,許多歷史遺跡也迎來了更多探索的目光。西區不再偏居港島一隅,它的風物、人情正由於西港島線而逐漸為外人所知。「將西區加入你的生活圈」,港鐵公司在西港島線開通前期這樣宣傳道。不難想象,一個被更多市民納入生活圈的西區,將在地鐵時代快速發展。

 

得不償失的發展?

然而可預見的西區發展是要付代價的:地鐵效應最顯著的表現之一就是樓價舖租的水漲船高,且樓房單位價格的上漲在2009年西港島線動工時便已經開始。在西港島線工程還未完成的2012年末,美聯物業的數據顯示,堅尼地城一帶的豪宅價格較2011年最多增長近百分之30, 毗鄰香港大學站的寶翠園的售價當年增幅也達到了百分之30。根據《明報》在2014年末西港島線正式通車前夕的調查,西港島線沿線車站近140間店舖的應課租值過去兩年平均升百分之55,有個別店升逾一倍,跑贏港島其他地區。

商舖的租金上漲,商家的成本增加,所以商品價格也相應提升。並且,在如西營盤一帶的老區, 商家的目標顧客逐漸從街坊轉變為在附近居住的外籍人士和遊客,商品與服務的價格也被調高。高企的物價制約了老街坊的選擇,雖然有了較便利的交通但居所附近的消費水平上漲令他們無法承受。

對於另一部分商家而言,大幅上漲的租金令他們難以維持,故最終選擇結束在原來區域的經營。老舖結業除了令街坊又少了一處《平價》的選擇,在一定程度上也帶走了老城的特色。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大型的連鎖商店以及針對旅客的化妝用品品牌店等等;還有一些舖位在老舖結業后尚未有新的商家進駐,暫時空置。新進駐的商家亦多將目標消費人群指向住在附近的較高收入的外籍人士和遊客,對於老街坊而言, 這些新進店家不僅不能豐富他們日常消費的選擇, 其中一些新開張的酒吧、食肆還在相當程度上影響了社區原來的安靜,招致一些街坊的抱怨。

另一方面,無論住宅或商鋪,隨著西港島線的開通,該區域內的新單位必然受到市場青睞,未來發展商很可能收購舊樓進行重建,原來的居民也可能因此被逼遷往它區居住。屆時,一個全新的西區基本已經在「發展」中流失它本來的文化與故事了。

記者:姚宇欣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網絡安全堪虞 手機錢包難普及

經營藝術從不易 Art Jamming尚有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