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經

降息、降準、負債率上升,中國慎防通縮

今年2月28日,中國人民銀行又再次下調金融機構一年期貸款基准利0.25個百分點至百分之5.35; 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至百分之2.5。這是2015年首次降息,也是繼2014年11月降息後半年內第二次降息。匯豐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屈宏斌認為儘管數次降息降准政策有所成效,但目前中國經濟仍面臨著比較顯著的下行壓力。

 

通縮來了麼

近年來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正在逐漸放緩,2014年更是創下了24年來最低的百分之7.4增幅。另外,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2015年1月份消費者物價指數 (CPI)與去年同期相比僅增長百分之0.8,為五年以來的最低增幅。同時,中國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同比下降百分之4.3,創下自2009年底以來的最大降幅。

對於這兩個數據,屈宏斌分析道,「關於通縮,儘管CPI的讀數尚没有到負值,但已然是歷史低位,且PPI已經連續近三年在負數空間裡徘徊了。更為重要的是,受近期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和需求疲軟的影响,近期的核心通貨膨脹也步步下跌。這意味着中國當前面臨着非常大的通縮風險。」

 

降準、降息不同量化寬鬆

人民銀行今年一月發佈的金融數據統計報告顯示:廣義貨幣M2增長僅有百分之10.8,這是自1986年12月以來的新低。M2是用來衡量信貸或貨幣流動的指標,增速過低反映了目前經濟活躍度下降,社會整體投資不足。 投行的經濟學家一般估計今年會有至少三次的降息、降准行動來降低借貸成本,緩解國內的流動性 。

然而,中國選擇降息、降準來刺激經濟而非跟隨歐盟和美、日等國實施量化宽鬆是有其不同考慮:歐美國家之所以使用量化寬鬆是因為他們已經接近于零利率,即降准降息等傳統的寬鬆手段已經沒有意義,而中國目前利率即使在數次降息後仍處於高利率。屈宏斌認為,有力度降息,降準是可以有效地降低融资成本、提振經濟的,短期内並不需要訴諸量化寬鬆。而中國離所謂的「流動性陷阱」(即貨幣政策完全無效)也還是有相當的距離的。

 

負債率攀升,但短期可控

自環球金融海嘯到2012年期間,中國各地方政府曾大量舉債。據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李揚去年接受大陸經濟參考報訪問時表示:全國各部門(居民、非金融企業、政府與金融機構等四大部門)的債務總額佔GDP的比重,從2008年的百分之170上升到2012年的百分之215。其中,企業部門債務總額佔比高達113%,遠遠超過OECD國家百分之90的風險域值。

今年,地方政府背負的三萬億債務中大約有百分之40將會到期,中國監管機構已批准地方政府將債務展期,但這不過是在透支下幾屆政府的額度。「很多地方政府債務抵押的是土地,如果土地價格下降,對於銀行系統或地方政府可能會構成一些壓力,」 研究中國經濟的香港浸會大學經濟系教授陸尚勤博士再說:「但暫時來說地方債務還是可控的,因為中國可以動用的政策比發達國家要多。比如一些國企可以去買地方政府的債券,雖然這在其它國家不可能發生 。因此政府短期還能解決這個問題,但長遠來說仍是需要考慮的。」

 

貨幣政策空間還有多大

人民銀行2014年第四季度的貨幣政策報告顯示借貸成本有所降低,銀行的平均貸款利率在此期間下降了約百分之0.41。由此可以看出,自去年11月份開始的數次降息降准政策初見成效,但通貨膨脹率持續處於低位和工業企業利潤增速大幅下降意味著對更有力度的寬鬆政策的需要。屈宏斌預計2015年内還將有100個基點左右的降準和25基點的降息。此外,財政政策也應該更加積極的發揮作用,輔助貨幣政策共同提振經濟。

陸尚勤博士也認為中國貨幣政策的空間還是很大的。人民銀行會每年通知四大行可以放出多少貸款,這種貸款額度的限定也都是一種量化的措施。反而,中國可能需要擔心的是,相比歐洲與日本等其他發達國家的低利率,如大陸利率依舊過高,很多投資者可能會購買人民幣或利用人民幣計價的理財產品,從而造成資產泡沫。

2014年11月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峰會上首次有系統地闡述了「新常態」,即經濟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經濟結構不斷優化升級到要素驅動、再到投資驅動、而最終轉向創新驅動。這大概是對目前中國經濟狀況最為正式的描述,但中國仍須做好準備,以全新的姿態來迎接「新常態」,而非「新通縮」。

 

記者:譚田雅美

留言

化妝品市埸競爭激烈 韓商MISSHA在港全線結業

習總打貪 濠賭股前路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