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經濟

美擬向富人加稅助中產 「富人稅」本港未必適用

香港一直以來採用簡單稅制,相對於其他國家、地區,香港的稅種較少,稅率較低, 就薪俸稅為例,扣除免稅額後會按一個累進的徵稅率,在百分之二至百分之17之間。低稅率可為香港吸引本地及海外投資者到此間進行投資;然而,低稅率也使得本港政府只可依靠非稅項收入如印花稅、賣地等這些容易受外來經濟影響的收入以補貼公共開支。

財政司長曾俊華在新一期預算案後向記者表示,香港稅基相對狹窄,未來人口老化少了人交稅,稅基可能會動搖,所以要想辦法擴闊稅基。至於香港會否推出「富人稅」的問題,曾俊華回應稱,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美國總統奧巴馬早前在國情諮文中談到需要徵收更多稅款以補助中產人士,其中包括資本增值, 指的是對資本投放獲利所徵收的稅項 - 凡有關資本商品如股票、房地產、債券、土地或土地使用權等,在交易時低買高賣所取得的收益都會被評税,即「富人稅」。

 

税制檢討有必要

德勤中國稅務合夥人殷國煒認為香港的確有需要對現行稅制作出檢討,但不認為資本增值稅應作為擴闊稅基的方案。他表示,奧巴馬藉資本增值稅以舒緩美國嚴重的財政赤字,反觀香港的財政狀況暫時仍然穩健。其次,香港地方小,亦缺乏資源,只能依賴投資市場的收入,所以實行資本增值稅或會阻礙投資意欲 ,對本港經濟有莫大影響。另外,殷指出,現時的稅制已能夠向因做生意或買賣資產、樓宇炒賣而賺得利潤的人士徵稅。綜觀以上原因,除非香港有急切的收入需求,否則實行資本增值稅可能反為降低了投資市場吸引力,令新稅種無助提高稅收。

會計師公會稅務專項學會執行委員會主席陳苑芬認為,香港稅制簡單,有利吸引投資者到港投資,納稅人亦能夠容易明白稅例是如何執行,經營生意者也可為成本作出合理預算。

談到美國欲向富人徵收更多稅款以補助中產人士,陳認為香港也可審慎考慮向富人徵稅的方案,但香港政府每年均錄得幾百億盈餘,故市民對資產增值稅的接受程度相對未必高,長遠而言還是需要觀察政府的稅收收入可否應付支出,並且應先諮詢市民,再尋找各界均認同的補助中產方案。

 

擴闊稅階更可行

嶺大教授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洛生則認為,實行資本增值稅對香港而言會是一件好事,且有其需要。然而,何認為有比資本增值稅更進一步的做法:凡是個人收入,不論是否資本盈利所得,都應被徵稅。他補充道,賺取高利潤可基於多種因素,例如博彩,遺產繼承等。他亦舉出,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中的農地初時並不值錢,只因社會需要而大幅升值,該等農地擁有者所賺取的利潤並不涉及個人努力。農地擁有者亦不會因為稅率高而不出售農地,故徵稅並不會影響市場有效運作。

何洛生又認為,現時的累進稅率最高只是百分之17,實在偏低,其累進性應被增加至百分之50才算合理,擴闊稅階正正是簡單可行的做法。若將稅階拉闊,對低盈利如年入達十萬元或以下者,影響輕微;但對盈利達至一百萬港元或以上者,則可課以較高稅率的稅額,換言之是間接實現資本增值稅。何指出要推行資本增值稅並不困難,因買賣股票以至房地産都有清晰的交易紀錄。然而,為了實施起來更方便,可考慮設定一個較高的限額,以十萬港元限額為例,一年賺取十萬港元以內的資本增值可無須報稅;反之,若股票、物業等在一年內賺上過百萬港元,數額龐大,便應交稅。何提到,股票交易頻繁,設定較高限額方能調高資本增值稅的可操作性。

談到有人或會質疑擴闊稅階是偏離基本法,因基本法釋述香港該實行低稅率,何認為對低稅率的闡釋存有商榷的餘地。擴闊稅階有助絕大部分收入不高的人士,就算是資本增值,在累進原則的大前題下,可繼續行使低稅率。而賺取高利潤的人士便需繳交較高稅率的稅款,同時避免了只純粹調高稅率,讓基層市民生活負擔加重。

最後,基於本港財政仍然穩健的前題下, 殷國煒認為擴闊稅基並未有其急切性,但因人口老化及醫療費用的增幅,本港在十年後便可能出現結構性赤字,而且諮詢需時,故此理應開始著手研究。殷認為,相比起資本增值稅,擴闊稅基、直接稅稅例和一些稅務政策如:應否加稅或減稅更應被列入檢討的範圍內。基於香港與新加坡兩地的企業所得稅稅率相似,香港大可以新加坡作為借鏡,參考當地的成功例子如為特定行業提供稅務優惠用以套入香港來吸引外資,提高財政收入。他表示,稅制改革有機會將稅制複雜化, 面對的阻力亦較大,但不代表有阻力便不推行任何改革,政府應盡量在修改稅例及維持簡單稅制之間取得平衡。

 

記者:陳詠妍

《The Young Financial Post 新報人財經》

新報人財經(TYFP)為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財經專業的實驗平台,由學生自主編採,為社會大眾提供中港相關的金融財經消息。

留言

【Local】Survey reflects pragmatic spending habits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

香港電影發展基金有助港産片解困